《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69|回复: 1

萤火虫(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30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萤火虫
文/哑榴(安徽)

总在起点,没有终点
一粒萤火虫捉摸不定
黑暗伸出一枝枝手臂迎接它
从卑微的草丛起飞
跌跌撞撞
跳跃,那么神奇
它会照亮,蟋蟀的奏鸣
应和蟋蟀弹奏
跳无人模仿的舞蹈
它的舞蹈与蟋蟀的奏鸣
同样无人复制
谁还说渺小……

行路难,多歧路
它起飞,被阻隔
走不动大地藤蔓纠缠的路
跌落在瓜架下面
它在爬,跳起
被阔大的叶子
搧了一巴掌
再爬,调试翅膀
爬到藤蔓的上部
起飞,起飞

你飞过灌木丛
又倏然弹出信号
向高大的乔木扬飚
越过了傲慢的树冠
惊动恒星
让最高的古木颔首点赞
每一株参天的大树
向你伸出夏夜的臂膀
欢迎你,欢迎你投入
碧绿温馨的环抱
而你,并不贪恋这怀抱的温暖
只是一次次将风中的惊喜送达
又倏忽飞向村外的松林

起飞,不按套路
只当作冒险
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
迷失在夏夜
黑漆漆的每一个角落
便将每一个旮沓照亮
照亮了角落,就不会迷失在角落
照亮了,那个小小的自己
自己就不会迷失自己
照亮了,小小的爱情
发出这点微光
就不会迷失
通向爱情的道路

2

萤火虫,你何止是
一只微不足道的小小的昆虫
沉浸在制造一点光的喜悦,忘我
你可知,夏夜迷人的眼睛
正在观赏你的飞翔
看见你一次次为了突破演技
将舞台伸向高枝
草地上,那么多乘凉的欢声笑语
轻罗小扇扑流萤
你听,你听,你听见了吗?
不远处的池塘里
那么多鱼儿弹鳍
刺啦刺啦拨弄水声
也在为你喝采

稻花的芬芳是月夜淡雅的氛围
是月色模糊的美景
你攀附在一茎稻杆上
凝听稻丛里忽闪忽闪
破碎的月光
潺潺的流水
那稻丛里的涓涓细流
彻夜响彻不停
银蛇一样迅速穿梭,扭动
那流水一夜流经十里沃野
多少银蛇纵横穿梭
多少蛙鸣如潮

不经意间,一粒萤火就会撞飞
夜行人行走的烟蒂

3

白日里,辛勤捉虫的绿蛙
蹲坐在夜晚的乡间小路
唱着愉快的歌谣
白沙一样洁净的田间小路
被踄足的过雨洗了又洗
趁月光洒落了露珠
无人路过,绿蛙跳到中央
呱呱,呱呱,呱呱
你听,你听,哪一条田埂
最先发起了愉快的蛙鸣
它们是天底下最幽默的歌唱家
中气十足的腔调动情而忘我
和夏夜成片的蛙声连成一片

田沟。茂密的油草,闪闪烁烁
露水打湿了抽穗的稻谷
田埂上的苜宿花,车前草,马兰
苔藓,黑木耳,各种植物
还有盘曲在大路上的蛇
一齐共享丰沛而盛大的夜露滋润
在无垠天空下独享一份悠闲
一份难以寻觅的奢侈人间
豁达,自我娱乐
万物有灵,在夜间自由自在歌唱

4

在日落后一小时
空气里释放的荷尔蒙陡增
雄虫闪动亮光,等二十秒
再次发出讯号,耐心等待
雌虫,一次强光回应

芳香性的气味
从一粒光芒里释放出来
让异性闻到,看见
一粒萤火虫闻不到自己的体香
对异性的效果就妙不可言
产生疯狂的性冲动

满天繁星。与爱人一起
打开翅膀,更高,更远
飞扬,去接近星空
这一路飞来,这一口气
竟不知飞了十几丈距离
这是怎样迷人的恋爱之夜
在心仪的亮光陪护下,来一趟
“超越自我、挑战自我”的飞翔

发癫,疯狂,更高,更远
融入夏夜,携带着飞逝的夜空
两颗小小的心一起闪烁,颤抖
你照亮了我,我照亮了你
世界上,还没有那一种化学能
转变成光能有如
相颗相爱的心灵来得更高效
整个身体就是一部发光的小机器
携带着这部小机器
飞遍了村庄,田野,山岗,河流,湖泊
你只须懂得将眼前照亮
一直将眼前的爱人照亮
也就照亮了你的整个行程
而你穿越而过的土地
当你走后依然有无数只
提着小小的萤灯,前赴后继

5

更深,更远,闯荡
山谷下的湖泊
远方的湖泊到处显现你
神秘的身影
一千亩碧波
投下你的水中的思念
一万顷莲花为一对鸳鸯
铺好流动的床铺
你留下的爱情
只是一路闪闪烁烁的道路
在碧波之上
也在风浪骤起的水面之上
你是夜晚勇敢的幽灵
夜晚只因你而变得神奇,迷人

起落在沉睡的桅杆
送给一天疲惫的渔女
神奇的梦
沼泽,芦苇林里
是你急剧集居的神秘之地
你在芦苇丛上面
制造夏夜的流星雨

萤火虫,你从何处来
从北方到南方
从秦岭到汉关,从唐朝到宋朝
从云梦泽到彭蠡泽
从长江对岸的鄱阳湖
横渡长江
又来到了我的家乡:桑落洲
龙湖,黄湖,泊湖
掠过黄湖大桥
当我从夜色里匆匆穿过
从车窗外望向这肥沃而富饶
古老的长江冲积平原
和八百平方公里的水面
到处是你提着的渔灯


6

萤火虫,你从大别山南麓
沿着九井沟一路南下
飞越山竹里隐现
烟波浩淼瓦蓝的水库
撞开一扇虚掩的柴门
惊动风铃
又溜进我的卧室
悬挂在我的蚊帐
嗅一嗅干干净净的被褥,床单
我是在睡梦中,闭着眼
也仿佛是张开白天
汗水浸渍的笑脸

真是匪夷所思
一只萤火虫落到我的耳傍
爬进耳窝
又爬到我脸上
我知道它不愿打搅我
只想将一个酣声如雷的夏夜
送到我的梦里
模糊而清晰

它忽而起飞
从雪白的墙壁
撞落在嵌着镜子的衣柜
又跌在我的书桌
一粒一粒照亮我的残稿
一亮,一亮
为我修正一粒,一粒,灵感

直到,一勾残月
飞出窗外
又一日火车开始鸣笛
它,仿佛是倏忽掠过
移动列车的窗口
一闪,一闪,一闪

发表于 2024-7-1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童话叙事,内容丰富,萤火虫写大了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0: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