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03|回复: 2

我常常觉得被穿过(一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2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常常觉得被穿过


我可以约等于一些:
风扇、碘伏、电子屏幕、福字,甚至全部
我约等于它们的流逝、表演、压力
光与黑暗中,它们济济一堂
时间里各自走漏着风声
我在它们之间运动。它们制造了多种云端
我也如一片叶子稀薄地覆盖它们
它们也一定和我的感觉一样
我们是彼此眼中的星球。
是的,我常常觉得被多种穿过。


24.6.12. 余梦江河


端午之五彩葫芦


浴室里花洒突然滴滴答答
说着没有说完的话
是关于五彩葫芦内部
集沉默、叹息、憋闷、窒息等所有病痛及不适
要找一个雨天把它扔回路面
神话中那个孙行者始终没有化为脓水
葫芦的主人在远处静观一切
我把它写进文字里,写成匪徒
一群丢盔弃甲的匪徒


24.6.15. 余梦江河


蒸发,纪念


手上的水珠很快就没了
心中的雨丝也被烘干了
飘带是绳索变成的
城市消耗着咖啡和泡沫
我消耗围栏内的风
撩拨着勿忘我
逼近嘴巴的浮水
带来一切又四大皆空
我漂浮着游荡到今日
只有某一刻风会停滞
卸下故人和花朵
我们短暂相逢
又无可奈何
多美的水珠啊
摇曳一束束炙热的余烬
不起风暴
只会轻烟、淡颜


24.6.19. 余梦江河


旅程


时断时续,一半染病,一半治愈
有疏离,有紧密
拎着的诗句说丢了就丢了
并没有太多时间发呆
晨起的时光偶尔打点一下未来和往事
能对这生活和世界说什么呢?
世界,不过各种异鸟,组成今晨鸣音
将这晨光分发下去
被你我拎着,走莫名之路


24.6.21. 余梦江河


诊所


不是纷扰,便是治愈
取声音,取色系
取出一个分身
这世界馈赠如此之多
此时我失掉所有场景
变成模糊的
已不急于求治诸多病症


24.6.21. 余梦江河


获得


沿着一条河走出锯齿的形状
原来我们在一张口中呼吸、吞咽我们的一生
有时我们像行道树整整齐齐
有时像拆迁留下断壁残垣和瓦砾
有时我们高亢有力,有时我们黯然无光
我们把梦做成四季的花朵
把忧伤搅拌成咖啡的漩涡
是的,我们从水滴中看见飞翔落羽
从云系中裁剪难忘时刻,从禾苗吮吸中看到相似精华
我们喜欢徜徉怀有贝壳的沙滩
我们不仅得到安居之所
也得到状如珍珠的魂魄
所以我们不惧怕黑暗和暗疾
是的,我们被咬合成清晰的齿痕
在树上,我们甘愿成为自己的果实,
用努力从风雨中博得养分,而不是同情


24.6.22. 余梦江河


僵持


目前形成了僵持的格局
比如发育、进展、走向
我们像蜘蛛一样吐丝结网
我们有时一无所获等待着
只有风来摇晃、雨来碰撞
我们小心经营着,修补、加密、完善
我们以它活命或祈望
如我们每一天虚无也不虚无
你说酸酸甜甜的感觉常由此发生
即便如此并不期望草草结束


24.6.22. 余梦江河


希望


未来,理想可以继续上色和留白
而当下,我希望离我最近的风把我拾起
我期望得到分秒之爱
可以与你更为具体一些
比如与你品尝酸梅
你说错过一场好电影,错过就错过吧
还有看不完的肥皂剧
在肥皂剧里我们堆感情的积木
有时雄伟、精巧
有时一片废墟
但我们尽可以从头再来


24.6.22. 余梦江河


我面前的早晨


它朝着明晰发展,像我知道结局一样
一块洼地闪着水光,标明出于昨夜一场大雨
现在,水洼似乎沉思者——在黑暗与黎明之间悬而未决的事物
一盏灯对我发出光晕,似乎表达着对于夜的忠诚和所有夜晚生灵的友好
树木剪影般勾画着轮廓,仿如时代幽深的背景
那深刻的墨绿曾几何时让众多人陷入沉思
所有尖顶从容着岿然不动,而尖顶的表面暗语
是我们不可沉沦与抛弃的位置和思想
我所面对视线以下以上及平视的部分
都在秩序里坚守。而我进一步想像
那些看不到的它们的内部和我的内部有着某种相同
一些扎实的钉子——包含行动与语言
造成我面前错落有致的呈现
每个魂魄都是默剧的主角并暗暗发力


24.6.23. 余梦江河


早上的云


它们表达着,或细碎,或有自己的婉转
它们倒映在我心底
我用诸多词语修饰过它们


我可以解读它们为破碎的镜子,
用每一个棱角发光、折射


我可以解读为群羊
我是它们的草原,我的牧羊犬
勾画着它们的边界


我可以解读它们是涟漪
我装下了更高远的事物
不时有风来弹奏
曲高三尺又回弹,溅落处丛丛诗意


24.6.23. 余梦江河


舞者


一定有不同的风
给你输入了不同的程序
那是爱的法则或是戒律
所有,仍可被打破常规
即便潦倒、破败不堪
你的爱仍是希望——
尽管有时涣散,不够集中,不够明确
你确定不能脱离于她
而她茫茫喜欢稀释
由此你爱上大雾、背影、深山、一些歌
还可以是别的许多
现在你混在她的蛛丝马迹之中
不确定,也许这就是一生
你是那个颠簸的信徒
她是你的神,至死不渝


24.6.25. 余梦江河


深夜


此时食物消化殆尽
身体是光秃秃的山
从无开始认识凹陷与凸起
从无开始种植
寸土的语言重新组织了一波波
夜色无心,自顾妖娆
她许可你放浪形骸
自身一堆软骨,你泼泪,注血
念一段经文
路总是不朽,救赎腐朽者
那个出水的鳄鱼
巨牙晃动
你站在尖牙之上恋人未满
下一秒是我揣测的未来


24.6.24. 余梦江河


邂逅


我只是一个片段的事物
被抽取或剥离
那么你也是,所以相遇多么投机
你我的别的片段都互相陌生着
如果你我逃离,证明我们
没有足够的力克服自身引力
多么光耀的一瞬
多么怀念的一部分
成为故事里的插曲
像月亮、太阳掉下来的光
我们掉下一部分时间
与灵魂摩擦
可我再也找不到相似的感觉


24.6.24. 余梦江河


DNA


它决定了本质
我们相处时你只理解到浮光
更深层的影子才倾斜出爱的本质
当你或我沉默不语,各怀心事
并不希望伤及对方
关于我们只得到点滴,而我们挖掘到异质的部分
也好,我们要这样一辈子
一点点挖掘,用忍耐摸索着生命中的另一部分
也许是最核心的一部分
你快乐与不快乐的一部分
事实上我们被压抑着
导致了也未用尽一生的半衰期
我们始终未明白彼此裂变


24.6.24. 余梦江河


共度好时光


我从云系下载一系列谜团
我们可去猜想
它们怀有咖啡渍和迷迭香
猜想过程中
你灵魂开过几朵花
我一直认为这样的夜晚是迷人的
胜过一部好电影
我们符合默剧里的角色
眼睛里,你我脚踩着各自的星球靠近
我们这么童贞,用来膜拜
你是我的神,让我做你的基座或是尖顶


24.6.24.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6-25 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水的翅膀 于 2007-2-1 11:17 发表
50。黑子

子夜的子弹,呼啸穿过那时花开
一个人的世界,就是和太阳捉迷藏
我满脸涂满白粉,行道树下
等那个人来擦拭余生

余也生也晚,本不知你爱我多年
余也悔也晚,认识你却在从前
当眼睛输给五色
我 ...

黑,这不就是你么?什么眼神啊,自己倒数几页找找:)
❤ 我是晓瑜,一只爱胡思乱想的鱼。绝版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25 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都老了吧 她们们在哪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3: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