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839|回复: 7

【脱马甲】刹刹尘尘。戏舞留残彩,嬉啼忆小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7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某某先生的信箱


语言主导一切,我跟随它:生活在越界。
如果说出“我不能胜任生活”,瞬息将成为内存,在虚无中
记录那活着的感觉。
有一天,在遗弃的旅行箱里,找到了她的照片,
巴掌大小,上面落满尘埃。
我在那里写字。
那些字所删除的尘埃,粘在我的指肚上。于是我明白
丧失的记忆力在忽然成长,内部语言一样。




@苍凉书简


往上,山在变小,云雾在变多。
往上,树叶在变小,变尖,在树叶中加速
穿过树林。
往上,不断扩大的视野,我似乎已经脱离了生活。
往上,下面的山
都是尘埃。
往上,闪闪发光的,处于记忆障碍状态的:雪,
像我厚厚的未来,一座隐蔽所,
冻僵、藏匿了现在和过去。
往上,穿越天地夹层,抵达云之上,我是一片稀薄的空气
被世界遗忘。
事物们,都汇集成了一种,高大,孤独,而空旷
又使它充满压缩感:
戒备森严的周围,骚乱的风景,
我的灵气在这里正被释放,
我不能呼吸。




@意中人


今晚大海汹涌,陆地上正在下着暴雨,
那飓风过来,就像你从遥远的地方投来一眼。
你茫然地看着我坐在窗后,
我的脸,那么透明
好似一张玻璃纸,正映出来身后的一切,
它们在紧闭的房子内,安全,平静,岿然不动,
甚至一片尘埃也未曾挪移。
台灯外,都是瓶子和花,家具,
参差不齐的模糊感,
小小的一圈光晕,限制了它们的容貌。
外面,河水已涨到庭院边,我多像漂浮在这世上。




@四海漫游者


走在平原的城镇里,我是一个“丛”字
站在高原上,我是一个“冚”字
窒息于沙漠里,我是一个“莎”字
漂泊于无尽河流上,我是一个“煮”字
如今写着过去的一切,我是一个“伩”字
而你读到这,目光捕获它们,你是一个“狝”字




@想和你去私奔


仿佛饥饿时,在一张柔软的餐巾纸上
潦草地写着周围的关于它的句子
我如此思念,想和你去私奔
我的神经中住满了我们,一起生活,以及
把精液撒落在你的白色肚皮上




@陌生的朋友


读了前几行,这可能是一首好诗
它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我旁边的姑娘,别过头来
看了一眼。我猜她想知道我读的是什么。
然后她有些茫然,别过头去,定定地看着窗外
车开得慢,可能只有三十公里的时速
窗外除了大雾,什么也看不见。




@情字怎解


我总觉得我谈着的恋爱,是窄小浴室的灯泡
淡黄色的光线,潮湿又朦胧,离着头顶一尺的距离。
那些年,我一个人住,和一个远方的姑娘
隔空谈论人生。她总是笑,总是使我显得忧伤。
我没有钱,也没有房,冬天夜里赤身裸体时
是一个灯泡给了我光和热。如果没有它
将是黑暗中的冰冷和痛苦冲洗自己。




@如果可以


柬埔寨语里有个词叫“挨蓝”
是舞蹈的意思,让我想起有一天
在群山的最高处,身心的状态。
后来北方的断续半月的雪,又让我
进一步明白了它的意思,挨蓝,那雪地
泛着蓝光。我在夜里等待睡眠。
我明白自我是什么,如果梦中的
我足够宁静,挨蓝,就会看见这首诗。




@十年


这生活好比在阅读一部犯罪小说。
蓝色折叠裙是重要证据,还有那些
信的去向,回忆就像破案。
爱不动的人,挨过时间的暴力
分手就像投降。还有音讯渐疏的朋友
最终,一去不回,死亡就像绝交。
爱恨情仇,所有的动机,在时间框架里
都是隐藏的线索,却又让人
感到一筹莫展,无迹可寻。




@淡忘


灵岩寺回来的夜路上
道路两旁青青的柏树高大,车灯
打在上面,煞是好看,在单调的初冬里
像是寺内银杏的光芒一路照了出来。
我突然想停下车来,写诗。
一个人,一辆车,和一条弯曲的夜路
山上的夜,上面有很多的星星
在每一颗行星上都有夜晚。




@似水流年


他在里面不动
人们开始用镇钉钉住棺盖
亲人一边喊着他躲钉
一边烧纸哭祭,没有任何回应
都是活着的人的愿望,像一个隐喻。
我忘不了他死后的脸,那片苍白
仿佛时间的霜,在寂静的冬夜。
他走了,迎接他的是旷野的阴晴风雨
死亡隔绝了我们的消息。




@习惯孤独


虚线虚线虚线,车走在
路上,实线实线实线,字写在纸上。
坐在车上,写着一首诗,它们都在移动。
诗句,是我的饥饿。胃的内壁,黑暗的语言
在蠕动。而后视镜里,我额上光明的皱纹
那些雨水落在了它们上面
横穿而过。我的生活
也许是对面的车流,很快,夜晚降临
黑暗也无法将它们擦掉,那些灯光
刺眼,呼啸着冲向了我的后面。




@黑马


埃里希·赫克尔善于画一匹黑马
简单几根黑色的线条,就把它画得
栩栩如生。可是,马身内大量的空白
又使它像一匹白马。
有一天,我觉得眼前的日子,敏感又僵硬
好像我的身体内,也有苍白的马血
和哑默的骨头,在偌大的生活里,空余着自己。




@记忆拼图


我曾想拍摄一个关于我的视频
内容很简单——
夜晚走上楼梯,不时地
摁着打火机,照明。

我曾想以此表演那首诗,《真正的魔术》
它的全文如下:

你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走
时不时摁一下打火机,一朵瞬间
燃烧又熄灭的火苗。
孤单是一种未来派的语言
压缩了你所想要的全部生活。




@轻描淡写


如果我写欢乐,它们就会像回旋诗
湿漉漉的一群鞋子插上翅膀,带着水滴在飞
从老屋的天井里一跃而上,穿过根根柱子似的
微蓝炊烟,掠上村庄中央大樟树的树冠
然后迅速向着傍晚的尽头远去
很快,大人们会发现,就连屋顶上团箕里
磨碎的米粉,上面也印着我们的脚印




@暗里着迷


雪到来之前,整个城市的街道
撒满了融雪剂,傍晚昏暗的光线下
都是那些小小的白色颗粒
我们走在融雪剂上,暴风雪很快就要降临
从你帽子下的眼睛中,我找到了
没入夜色的一连串风景的模糊感觉
你假装没发现,朝着手掌心哈了口气
白色的水汽迅速消散,对岸的
车流不停地闪烁着光芒,在寒冷中
显露日子齐整又凌乱的某样东西




@忽然静了


睡眠,睡眠像荒草声,翻涌的边缘
是高高的树林,那里栖息着
许多的节尾狐猴,你睁大眼睛
想看清楚其中的一只, 它顿时变得隐秘
那坐在枝桠之间的红眼睛的节尾狐猴
竖着长长的梦的尾巴,一种强烈的
结界感,生活就要来临——






发表于 2024-5-7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开心看到你问好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7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适合安静读的字,你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7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次见面,问个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7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8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这么好,我很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9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兄弟,你的这首诗写的好看。


写作的结界感

有时候,月亮掠过井底,羊齿草移动
里面的苍白和黑暗,令我狂迷不支。
间断地,水从羊齿草上滴落的声音
在黑暗内部发出小小回响,晃荡的井底
一次次平静下来。那井外的生活
我又能知道些什么,无穷无尽的神秘
岁月,它的力量就好像睡前的
寂静侵袭,而梦里我便是另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11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各位朋友,很高兴还有精力和大家一起同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1: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