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083|回复: 25

【脱马甲】还有一个戏中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6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戏】精

轨道

一巴掌打下去
他的大圆脸演绎了四季
从水缸里舀出一瓢凉水,咕嘟嘟灌下
他忘记了那些凹凸不平
山风一遍遍帮他背诵谶语
蝉回到树上唱歌
虫子爬回草丛
他回到自己的轨道
负重、弯腰。
拐弯时,腰间的铃铛也保持沉默

挖野菜

洪水过后,肥沃了这片土地
野菜比往年旺盛许多
她在远处招手
天蓝色防晒衣飘起来
像一面旗帜
袋子里装满了鲜嫩的野韭菜
看了看娇嫩的皮肤
再看看脏兮兮的一双手
我笑了
她的笑像小时候的甜玉米杆
和她在一起
总能想起小时候

从前

喜欢母亲口中的从前
那时候,玉米、高粱都是甜的
河水总生出鱼虾和野丫蛋
也生出无邪的童年

我们都是河水里泡大的
荷花、芦苇,羊角辫和柳条帽
总是在炊烟之后
被夕阳托起

名字的前缀都是小字
衬在广阔的蓝天下,挨挨挤挤
偶尔在梦里冒出来
带着湿淋淋的土腥味儿

小巷

始终无法打开自己
迎合暮春的晚风
小巷也是,守着悠长与逼仄
困在用旧的意象里,难以跳脱
街边网红麻辣烫摊前排着长队
有的刷着视频
女孩靠在恋人肩头低语
小巷牵着我穿过他们
帽檐拉到眼前只能一米五可见
腹中一坨野菜
与浓重的麻辣味达不成共识

野村

以抛物线的形式
把自己抛出去,落到哪
就在那里生根
茅屋草舍,泥履布衣
需一个各色野花编制的花环
我和昆虫们选择惊蛰生日
冬藏的雪做成冰淇淋蛋糕
篝火晚会上,跳一支独舞给星辰
它们像逝去的亲人
慈爱而满眼祝福
彩色篱笆圈成无数院子
分给我的族人
他们身份平等,不记年龄

《爱的代价》

年少的梦

月亮被天空洗得透亮
它脱落的乳牙成了星星
我们在草地上,等星星落下来
把它磨圆,放进小池塘
烦闷的时候捞上来把玩
那时,烦闷离我们很遥远
星星却很近,能听到它的呼吸
唱歌。
会飞的星星装进瓶子
整晚都是亮的。
我喊你星星,用的谐音
你的腰背笔直而坚实,为我
经常弯下来

为爱付出的代价

我把一条路捣碎的时候
星星被秋风吞没了
漫无目的地行走,只是为了行走
忽快忽慢的速度,心脏难以同频

身体开始失重,仿佛吊在月亮之上
悬空的脚下看不到时间刻度
如果可以涂擦一些记忆
我愿成为一块巨大的橡皮擦

为自己的心找到一个家

一首诗就这样诞生了
姑且叫它诗吧
我用十年刻成一座墓碑
碑上只刻了三个字
路过的人送上质疑的目光

刻字用的指尖上的血
它们像三个小火苗
把过往烧成灰烬

而我因此成了诗人
用过的每一个汉字都是一棵树
长出丰茂的枝丫
给受伤的鸟儿栖息,疗伤

悠长之路

走到反方向不知需要多久
曾经的沿途风景已不再旖旎
花朵干枯,树叶变黄
路标也不见了
陷在回忆的泥沼,举步维艰

想从诗经里取出一丝风
宋词里挖掘蒹葭的种子
翻遍典籍,把阳光聚拢过来
厚重的黑暗会让我长久迷失

偶尔一声鸟鸣啄破云翳
我扶正身体
朝着天边的点点光亮出发
走一步,喊一声自己的名字

十年

十年,养一道伤疤
用尽血液里所有养分
时间、低语、小娇嗔
这些不能并列的词语,统统拿走

一次次败给时间
无数夜晚,挣扎出唇上齿痕
捣碎窗影贴在脐上
养心,养肺,养出窍的灵魂

剩余的几个十年
将一朵不败的花册封
西出阳关,无需十里仪仗

对话

喜欢滔滔不绝与土咔啦说话
说节气,说墒情
说它祖祖辈辈的沿袭与繁衍
更多时候是彼此之间的悄悄话

包裹整齐的我和裸露的它
出身相同
母亲在土炕上分娩了我
锄地的时候,把我放在垄上的竹筐里
我对着它们哭与笑,咿呀学语

它们安静,本色
可以把所有不能言说的苦痛
一股脑倒给它们
也可以发飙的时候,把它们踩得粉碎
它们从不喊疼

记忆拼图

从一片秋草断代
十年,工笔描画一个影子
又一点点看着它枯萎
成为一道疤痕
水中的月亮好圆润,咬一口满是汁水
后来,它开始脱发,变成石头
我打捞起来刻成图章
盖在所有疼痛的穴位上
成角质,成硬茧

虚拟

我经常在心里描画
青春的你,阳光的你,无拘无束的你
把你捏成泥人,堆成雪人,做成提线木偶
让你在我面前蹦蹦跳跳
当虚像破碎后,我索性打碎自己
鼻头朝上,成为时间的漏斗
眼睛挂到树梢
看远看近看人性,看哪片云能凝雨
雨真好,白花花像银子
有了银子,所有人都是我的泥人我的雪人
我的提线木偶

蔷薇开了

小区里蔷薇开了
每一座别墅的花墙上
都摇曳着它的身姿
一群群候鸟盘桓忘返
恨不得把眼球挂上花枝

爱美之心是不分阶级的
我佩服蔷薇的敏感嗅觉
候鸟们叽叽喳喳散去了
我是局外人,站在分水岭上
发呆了好一会

五月,我们隔着一层月光

此时,街上那个拉着行李箱的人
正在奔赴一场花开花落
我却陷入往日滩涂,无法剥离

你踩在一片花瓣上的时候
是否怀念盘旋的花香
吹过你的风随季节飘来
我不敢伸手触摸

——风是电的介质
月光似乎绝缘。我无处次张望
也没有透过它,看到千里之外

致青春

一颗红枣,跌跌撞撞地代入
在掌心,眼睛一样大小
一样蓄满柔情

我们举起一本旧书宣誓
誓言是从双数行的双数字抠下来
拼凑的,我忍住笑
抚摸他漂亮的自来卷

那个秋天,我吃光一树枣
在落叶下点燃篝火
毕毕剥剥的火光,隐藏了彼此

我有一窗星

母亲托梦给我
他们的房子太矮,看不到星星
他们对星星情有独钟
年轻的时候,守护那几亩土地
经常起早贪黑
累了就坐在地头跟星星说话
老了常常站在窗前,把星星当远游的孩子
后来,他们就把那满窗的星星留给了我
我每天看星星,画星星
每到节日就打包快递一次

【戏】中戏

解药

那年秋天,我把自己捆绑起来
交给夜的法庭
每次拷问都遍体鳞伤
月亮也同样遭受鞭刑
只是它的修复能力远远超过我
它经常把自己团成药丸
医治各种顽疾
又一个秋天
月亮成为颗粒,我集露水熬制
服用后,胸腔里长出一座山

意中人

他是背着药箱行走的郎中
治愈春不发芽,夏不结果
秋天被绑到树梢
却无法根治我的顽疾
我常常在柳絮飘飞的时候做梦
有时学鹧鸪叫
有时站在岸边,打捞月亮的影子
在白色连衣裙上画倒悬的青虫
把一本旧日记做成剪贴画
他的药丸涩中带甜
十八岁的样子
我把自己的青丝剪下来
安在它的头上,整日梳理

骨头

你柔软得如一缕月光
七十二亩荒地上
种植了深厚的历史
我们相约,
一个晴朗的春天,去解码
这里,没有惊蛰的幼虫爬行的痕迹
没有炊烟绕梁的画面
那些凌乱的瓦砾
浮出地面,像举着状纸申诉

谎言

你始终站在至高点
阅尽人间冷暖之后的顿悟者
信仰不是茶余饭后的唇齿微颤
是经历无数次亲历后
一篇篇带血日记的升华

我打造一架软梯,云朵一样
我抛出的橄榄枝上
写满你的名字
如果你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走
就请你取下面具,将它埋在那里

之后

几只雨点在清晨鸣叫
伴着鸟儿的轻啜
一个慵懒的人
喜欢独享的天籁
此时,脑海里冒出一个影子
三脚走路,吹着口哨(或许不是)
我停下思想
专注地,感受不一样的节拍
它是一只受伤的鹿
颈上缠着一条花蛇
我的手开始不停地颤抖
唤着:“呆子,呆子!”



听雨,只需一个人
忽然想找到一片田野
绿油油的麦田
一个人坐在车里,凭窗看雨落
麦苗上挂满水珠
它的头被击打后,不停抖动
婴儿般无所知的样子
会让人安静下来,享受爱怜的幸福
我不是布道者
却有一颗绵软的心
当受到侵害的时候,无力反击
也要像这些顽强的生命
快速站直身体

发间的

除去灰尘、露珠、点点晨光,还有
鸟儿长短不一的鸣叫
像是无数债主堵在门口
他用粗大的手指使劲梳理
想把昨夜的,昨夜的昨夜
使他无法安眠的烦恼一股脑清除

黑发渐渐褪色
这个年龄委实有些尴尬
肩头驮着儿子的时候
才偶尔找回自己

太阳升得很慢
他的脊梁若能扛住,就不让它落下
想到这,他下意识挺了挺腰杆
用力把凌乱的头发推向脑后

雨季@【戏】闪

真是一场好雨
该出芽的出芽,该拔节的拔节
雨也可以长出智慧
你看那个学步的孩子
绕着积水行走的样子多可人
我们其实也没长大
面对弱者,会流露真诚的关切
有时或许会遭到误解乃至殃及
而善良的我们,依然保持着童心
回到雨中吧
撑开伞,遮蔽他人的同时
也把自己抱紧,抵御乍暖还寒

莫奈的孤独

你提到毕加索,而我更喜欢莫奈
他在孤独中粉饰了一个凉薄的尘世
记得那个干草垛吗
我比喻成母亲的乳房
这绝不是亵渎,而是一种感恩
我们的孤独不亚于莫奈
月亮下的窗影,田野边的喟叹
这些不是我们的全部
喜欢电影里母亲挑灯芯的动作
只轻轻一下,整个世界都亮了

《安和桥》

1、关于那天

雨后的云团,像病毒
它的毒性雨带走了
我身体里的毒,被时间封印
叶尖上的水滴灵动的眼神蛊惑了我
我把名字写在九十九片叶子上
你摘取一片置于枕下
后来又取走全部
书桌、吊灯、杯盏,一片藏于瞳孔后
我惶惶然欣欣然
于是有了然之后
——我收藏了那天的日历

2、你回家了

再见与不见那天都是十八号
日历可以揭下来
脱落的长发却长不回去了
你关门的动作,跨步的幅度
让我好想做回一片叶子
一片长在树梢的叶子
雨滴回到雨线
不,它直接回到云层了
我还没整理好心情
天就黑了。天再亮的时候
我在哪?你在哪?

3、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叶子一步步退出青涩
举着成熟的脸
招徕行人。
我是行人,也是叶子
退回枝头,退回夏天
退回河水殇殇
你是一匹胡马,带着烈性
花香收留了你的烈性却不放归
那么就秋天吧
我还是那片叶子,你会认出我吗?

两只野鸭

石头上的两只野鸭并排而立
金鸡独立的那个,有着好看的羽毛
背对的身子一直没有转过来
我的红裙子在风中飘扬
可惜它们看不到
公园里行人不多,一群雏鸭跑过来
臀部在湖边摇摆
它们没有性别之分,也不会吸引异性
我朝着旁边的一双眼睛轻笑
湖水漾出涟漪

先锋村部落

我在部落的绰号是和尚
黄咖色长外套,看起来像袈裟
他们聚集起来狂欢的时候
我躲在角落看书,也修行

部落挂牌那天,锣鼓喧天
缺一个摆放道具的人
我忙得不亦乐乎
有人拍着我肩膀喊和尚
恰好丸子头辫绳断了,瀑布一样的长发飘起来

鼓手大喊一声:女和尚
鼓槌落地砸到唢呐手的脚上
一声尖叫代替唢呐
大家停下来张望
只有我淡定如一个出家人

多么完美的沉默

唢呐声始终保持高调
网红歌星的大嗓门震落满地槐花
椅子在体温中发芽,声音清脆
我把自己摆成一尊雕像
——长椅顺着风向漂起来
身体里的小鱼悄悄游走了
嘴里吐着细小又细小的泡泡
我轻轻挥动手臂,它们摆了摆尾巴
算是一场隆重的告别

下午三点

枯坐无虚花香,鸟鸣
拿铁与卡布奇诺
一片树影婆娑,一缕清风徐来
足矣。入定是佛门的事
我只管胡思乱想,或者发呆
相见欢与把酒临风
需要一些冲击力
我已进入绵软期
只适合在雨的丝绸里手搭凉棚
估算一下不定的云
何时归巢,还能不能孵化下一章节

虚拟一个世界

设若,世界只有最后一个夏天
我会收集所有绿色,提炼、锻打
给你造一个青涩木屋
你无虚洗衣做饭
那些粗重的活计,让星期三来做
你只负责灯影里舞动折扇
或者拨动琴弦,音阶不要跳跃过大
我粗糙得如同屋外的篱笆
每日都会举着各色花朵
叩响你虚掩的矜持
唤一声阿娇
柔风就会从耳边荡漾开来
我用铁肩扛起这秀色
月亮刚好打开一扇闺门

谎言

熬尽整夜星光,为谎言
编织金丝外壳

后来,开始氧化、变黑
轻轻一弹就脱落了

不必费力清除,就当肥料吧
从明晃晃走过来的过程极具戏剧性

一身厚厚的防护服千疮百孔
却具有了收藏意义

标点符号

偶尔占据要位,努力摆正自己
而更多,只能屈居一角
眼睛不停地向上看
向中心靠拢,多遭被涂擦的命运

这不平等的纸上世界
我是个立体的存在,还不如一个空格
我的诉状屡屡被驳回

有一天,我会填满整张纸
让作报告的人随意发挥
眼睛一闭一睁,就是一串新数字

对于诗人来说
每一个我,都激发出他们无数想象

过客

站在一棵菩提下
等一缕清风熄落额上的汗珠
我是个过客
不讨水讨饭,不贩卖笑脸
也不供奉香火
檐角灰鸽子一直咕咕地叫
讲述寺里庵里昨夜发酵的故事
我只在木鱼声里参悟
歇脚的树荫很小
足够让一颗疲惫的心静下来
怀着敬意仰望每一朵飘过的云
挥挥手。它继续飘,我继续练习入定
挣脱俗世的藤蔓,我有足够的决绝

我有一窗星

它们进入我的窗框
供我独享。我用口哨驱赶
它们就眨眨眼
似乎一夜之间,从头顶长出来的
之前,它们分散而居
有时,在公园的椅子上
有时,在小路的转角处
有时,从他上衣口袋飞出来
今夜,它们如此安静
不知受了何人点化
我也安静下来
想象千里之外,另一扇窗前
风也安静下来
发表于 2024-5-6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的灰常好,我全程都有看你的。而且是三个马甲轮流看你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你怎么马甲脱马甲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0
你写的灰常好,我全程都有看你的。而且是三个马甲轮流看你们。。

你太有能量了!佩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0
你写的灰常好,我全程都有看你的。而且是三个马甲轮流看你们。。

附议,写得都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51
附议,写得都很好看

感谢亲一路支持!抱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51
附议,写得都很好看

这一期都写的灰常用心。除了我这个喜欢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51
板凳,你怎么马甲脱马甲啊

手机特不方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精 发表于 2024-5-6 21:51
你太有能量了!佩服!

我属于闹腾型,外加只适合打酱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3
我属于闹腾型,外加只适合打酱油。

你写得很棒,还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2
这一期都写的灰常用心。除了我这个喜欢闹的。

你写得很好看呢,不信问大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4-5-6 21:58 编辑
【戏】精 发表于 2024-5-6 21:54
你写得很棒,还快!

有吗?我就假装我这一次写的快。借你的吉言安慰一下自己的小灵魂。

在这里谢过善良的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6
有吗?我就假装我这一次写的快。借你的吉言安慰一下自己的小灵活。

在这里谢过善良的你。

你的马甲我都有关注,佩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香写得可好可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7 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4-5-6 23:56
香香写得可好可好了

俺是打酱油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3: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