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540|回复: 29

【脱马甲】林夕夕,拖着戏弄,拽这戏多多,问候各位老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6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软骨病

年龄越大,
骨头越软

每一次躬身行走
都对应了盲目与屈服

洞穿了肉体的沉重,黑暗,羞耻与不安
延续了影子所不能更改的性状
就像没有人知道艰难的挺举
只为了放下杂念,给自己一个直立的理由

这一软再软的骨头
早已沦为生活的 祭品

一如我一心向善
一次次隔绝了硬物撞击硬物的回声

把虔诚和激越,当成这些年
极力排斥也慢慢接受的一种痛


某某先生的信箱

写给你的信在沉睡
就像我在梦里
给你起名字
一个接一个
悄悄来过,又走了
我幻想有一天一醒过来
就看见你在床头读着那封信
我咬着自己的手指头
不知道该喊你啥


和尚


四十八的时候
医生说,得把烟戒了
四十九岁的时候
医生说,酒也不能喝
五十岁的时候,肉也不让吃
网也不能上
我问医生,我能做什么
医生摸摸我光光的头说,可以做和尚
我终于知道,做个和尚
也会心潮澎湃起来


影子

还会在光里复活
推倒横亘在时光里的夜色
还会画地为牢
打开一道隐形的门
还会多一分亏欠,少一分慰藉
逼着记忆跨进跨出
就像整个过程,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直到岁月裸露出尘埃落定的颤栗
你却无能为力

发间的雨

遗落在昨天,让人心慌
让人努力靠近窗前
听房檐下流水一瓮
用抑扬顿挫的断章
弹弄几近颓废的心曲

很多词语变的不真实
唯有抽身而去的你
挥挥洒洒的水袖舞弄出水雾
染黑发三千,扣人心弦
让我静止不动的影子
淋在雨里,从不厌倦




如果把影子摁住
那是危险的

奴役我的牢笼一旦打开
一瞬间就能惊出一身的冷汗

而内心的东西被唤醒
你的样子反而更清晰

黑暗整日磨刀霍霍
只能证明,灯才是主题




你和影子一样永远无法自证清白


一个蹲在灯火里一言不发的影子
会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让你反复的用竹篮打水,验证虚无与深陷的意义                                                                                                                                                     
你不得不用一根烟的孤独
去体味一朵花的芬芳,一块石头的坚硬
一粒鸟鸣的青翠,一粒沙漏下的缓和急
风在时光的刃口晃一晃,就逼近了梦的边缘

就像你和影子一样永远无法自证清白
只能在暗夜,压住落下的灰尘
为灯火的柔弱,而颤栗

或者,可以把灯光换一个角度
让越来越矮的影子,放下背负
在黑暗里找到躲回角落里的一条路
而不再与眼前的世界格格不入


退到角落的影子

退到那个角落
才能融入光影的故事
像一只倦鸟归林

就像爱到不能爱
就会夸张,变形,沉重
笨拙的像一个古老的座钟
日复一日的覆盖虚无

总会有人心生不舍,方寸大乱
总会有人虚晃一枪,左躲右藏

即便你抛弃,无视
让它陷入灯火与夜色的纠缠
它也会像一个旁观者那样,冷漠的给你要一个答案
反复的提醒,我身体里从不示人的绝望




太干净了
所以就轻

像雪,在冷艳的枝头
用一颗哀婉的心,蕴育一粒火种

去一厢情愿的爱
或者失去






调漆的老师傅告诉我
世界上所有的颜料
都没有白色
最浅色的灰
就是人们看见的白







是布道者
用一颗绵软之心
赐予尘世微光,垂爱,花朵
让尘世安静下来
享受这短暂 的爱怜



咸鱼

炙烤我的是太阳
让我不朽的是盐粒

涛涛不绝的海浪,只是为了证明
无法从尘世抽身的一尾鱼,留下的无言和颤栗


咸鱼

能被太阳炙烤
能被盐粒浸透
能被人间垂爱
也能把死亡镀上一层光泽


咸鱼

炙烤
浸透
冷却
垂爱
一死再死
这漫长的过程
恐怕只是一顿饭的时间
填充了你的饥饿。

苍凉书简

不能把远方说成是一场迁徙
也不能定义一粒沙的轻

除了随风奔跑
这些没处落脚的孩子


一颗卑微的心,对峙了怎样的狭隘
才会一直飘向他乡


当黑夜漫过背井离乡的梦
栖息在黑暗里的星光


如同包着火的一张纸
把一生的沉默和颤栗,化做久久不能落定的尘埃


碎裂的石榴


放下了尘世臃赘的肉身
阻碍再无挂碍

就像没了依靠的女人
饱满的都已倾诉

最终的诉求
无非是把一生的芳菲,都交给秋天

可这个秋天太苛刻
即使一颗心都红透了

仍然用不靠谱的修辞
把日子一次次抬高,模糊所有

从高处到低处
从隐忍到逼近

一个没有出息的女人
一个落了一地,碎裂的石榴


落日咖啡店


落日在咖啡杯上镀上金子
整个屋子都有那么几分恍惚
对面的人轻声询问,还加两颗糖吗
短暂的沉默是慢慢打开的缺口
一种非常熟悉又极力遗忘的味道
随着调羹搅动咖啡的声音
把金色的余辉,拉扯的一阵晃动


发表于 2024-5-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你这速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54
哈哈,你这速度

电脑是最让我头疼的一个工具,像你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54
哈哈,你这速度

怎么写都追不上你,头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谢谢你帮我弄马甲啊,我准备把这个特别的工作长期的承包给你,这样看见你头疼就好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诗中说五十岁医生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吃,做和尚。你有五十岁吗?指定在诓骗我要尊老爱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写的精巧啊。读了和尚和信箱两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西西等的多多是你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31
原来西西等的多多是你呢

哈哈,她太忙了,顾不上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5-6 21:27
诗写的精巧啊。读了和尚和信箱两个。

谢谢老兄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鼓励,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0:42
你诗中说五十岁医生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吃,做和尚。你有五十岁吗?指定在诓骗我要尊老爱幼。

这个你没法验证吧,登录又不要身份证,你就说,我写多大,你才信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1: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