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4305|回复: 50

【脱马甲】【戏】诸侯,看狼烟在风中随意改变方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6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晓夕 于 2024-5-6 22:10 编辑







*轻描淡写@爱打架的和尚


应该有更纯粹的风,去打破
形式主义的樊笼
五月刚打开,不冷不热的初夏
怀抱深绿和斑斓
清早的鸽群穿过初醒的天色,并歌颂光线里
清冽的明媚
早起的女人围着锅台,用娴熟的手法
做三份早餐
她有生育过的身体,双手稍显粗糙
她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放任心里那一条河流
无声息地流向远方
听书软件正在续播《资治通鉴》632回的
宫廷之争
历史云烟是摆在餐桌上的家常菜
小区空旷地广场舞的律动时不时会扰乱听觉
这些都不影响渐行渐远的理想,被
生活里的亲爱再偷偷想一遍




*还有明天和后天

两广的水交汇,淹没了游人的去路和归途
人流如草木,在水里随风飘摇

初夏越来越接近
有人在潮湿里清理阴影
渴望做一块巨石,成为没有危机的岛屿

无法预期
他们泅渡的每一个今天都在旧去

每一个涉水的身体
还能抓住明天和后天吗?慈悲的神啊
请让龙王将多出来的雨水
布往干涸的北方



*纸飞机从很远的地方飞来

纸的横切面,线条简单
被一只手叠成鸟的形状,掷向天空

于是翻飞成划破云层的武器
侧翻时开始燃烧
脚下山峦长出理想轮廓

越来越近的落日
如巨大的法轮从景深处摇晃着下沉
而后消失



*我热爱这样的时刻

立夏日听雨,雨声盖过麦苗的拔节
那么真实的喧哗,并没有影响
母亲摊开入夏的薄饼,我在食物的香气里
望天

看青藤倾斜了触须,偏离原路沿着墙角
慢慢向窗子爬过来

庭院里水缸溢满,那朵睡莲偷偷醒来
她直着腰身
鹅黄花瓣上跳舞的雨珠
将滑落的春天灌溉了初夏的泥土



*我们学会了看云识天

我和你之间,隔着十万朵白云的距离
飞行因而成为利器

于是,一种形而上的思想
不断被抄袭。爱哭的植物只能活在
雨水过度的天气里
腐烂根植撤到淤泥下

我和你之间,隔着一群又一群
靠天吃饭的人
时而抬头时而低头,一些光掩盖了荒芜
另一些光动荡起来


*远方的山岗竖起草垛@【戏】飞机尔帅



*远方的山岗竖起草垛

旷野中打马,空阔是无边的画像
汉子们梳理散落的干草

秸秆抱团,静坐,堆成山峰前景
像忠实的守望者

野地上,一种厚重的时光悄然凝固
想象的火焰敛去锋芒

蛐蛐的叫声越来越响
远处人家,屋顶升起笔直炊烟

干草垛间奔跑的少年,拉开手里的弹弓
射落夕阳最后一抹亮色



*珍惜那些不多的湛蓝

走出春山,与整座森林道别
迷途的归鸟穿云,落在山崖陡峭处
天空删除一些蓝,再删除一些灰
余下二分之一的明亮,摊开在菩萨的五指上

遗憾没有更近的高处可以摸到湛蓝
心里长了飞翔的翅膀,等待
春天抖落多余雨水
将迷人簇拥缝制成大地的裙摆

游子涉水归来
打开紧闭的家门,掸一掸旧时风尘
哼一哼桃花小调
清风微拂,晚樱在构建更多的舒展



*狼烟在风中随意改变方向

野史背离了官道自立宗派
风在此刻是锋利的,砍向扶摇直上的狼烟
天空掏不出另一种暗器

每个朝代的沙场,前进的道路布满
蛮石和野荆棘
掩饰更多无人认领的漂泊

沿途可见陌生名姓刻在石碑上,像决绝的告别
听凭风声将心事吹得叮当作响

记忆里,鼓角的铮鸣盖过长安城的捣衣声
染血的战袍上有刀伤和箭伤

铸剑者纵酒狂歌,与舔血的剑锋互换
宽恕的眼神



*再降一场洁净之雨

野鸽子不见踪影
隔着雨帘,闪电将整个春天的边缘
裁出一道金边
一匹独行的马,飞奔往旷野的源头
雨水褪去日影的残留
繁杂的世界洗刷得干干净净,
河流暴涨,形成暮春的筋骨
水声如此繁茂,奔涌的小分队从不同的角落
汇聚成一把箭簇
直射东面的海湾





*轻波消了雨声

容我忽视雨脚的细密
只将眼神留给远处的青山隐隐,江水迢迢
晨光让一切变得更有存在感
渐浓的茫雾没有越界
门前苔痕葱郁,枯树长满新生芽苞
能被春天打动的,不仅仅是田野和丛林
邻家出走的少女去而复返
她走进家门
一阵及时雨落下,洗净归途的风尘
和她眼里的寒意




*空无一物

一不小心,误入春天的歧途
如何告诉你,春水正在悄然逝去,百草静寂
蛙鸣声
借助这片寂静吞噬夜的骨头

高楼以尖锐直指云霄
原野,则以广阔袒露出柔软的一面

屋檐只是一种掩护
无非想借暮春的手指,盗取夜色和星光
无非是想避开热烈和灼伤
原野上那些开透的花儿
都选择在春季完成一生的使命
长势喜人的植物最爱在夜间扭动腰肢,它们
迎风飞舞,沙沙,沙沙

渐渐习惯不去看长椅上因你而留的空荡
丢弃无用的延续
我只爱此刻穿过夜色的身体,以及
眼前花草的安宁



*旧词之:
*独饮往事迢迢

江湖风雨是一首歌里漫出的荒凉
从离人的内心经过,盘旋
直至悄然生出剥开骸骨的痛感

打马而过的瞬间
天色忽然暗下来的,路过的每一扇窗子
都有灯火被次第点亮

闪念的往事有鲜活容颜
远方何其远,远到只能用相同的修辞和注解
标记它



*韶华负今宵归何处

一顾,一念
浪子总在回首时现身
他的脚步,彷徨在理想和现实之间

斜阳将春水染得愈加消瘦
新月养着的薄雾,是梦里多出来的风景

远眺的梦境几许烟岚,氤氲了心田,以及
每一个途经的清晨,和日暮



*浮生有梦三千场

旧梦汹涌,去路迢迢
穿好盔甲和利剑,放逐三千场故梦
让泪水洒在第二小节的抒情里

终归要回到红尘里泅渡
认领尘世多余灯火,把盏,敬人间岁月

韶华应不负,若可掏空体内的黑
便能安放一世清白,和悲喜



*不如早还乡

家乡的草丛,花海,奔涌的河流
紫藤树下的花瓣雨
都在发出召唤

归家小径旁,无名绿植长出有毒的刺
无法接近的美

吃草的羊群般轻手轻脚
不去打扰花朵中窃窃私语的蝴蝶和它们
正在完成的一场爱情




*烽火台

1、

漫天沙尘掩埋了国与国的界线
王的子民穿过漠上,穿过关山修筑一座座
高于平地的历史坐标

眼前的烽火台,离周幽王手上的烽火
尚需一千公里的崎岖

2、

大漠之上,厚重的墙体烙着无数异邦
窥探的目光
狼烟笔直升起,有人点燃一堆堆
间距500米远的柴火

身披甲胄的勇士,紧紧握住
冷兵器时代的长戟
在帝王的版图上屯兵,催征的号角,战鼓和马蹄
猎猎的旌旗
在等炽烈的火焰冲向天空

3、

信号发出,长剑破风
每一座烽火台,都是值得记载的史诗
每一段城墙的堆砌,都有剑影刀光的祭礼

燃烧,燃烧,不管江山如何易手
金戈铁马,硝烟与箭簇,都是每个朝代
心酸的血泪史

4、

待尘埃暂定,烽火成为灰烬
铁打的兵营里
陶埙和羌笛的乐声在旷野低低回响
征战的勇士啊
期待回归田园故里




*盛夏的果实之:

*也许放弃 才能靠近你

曾安于某段时光
那些无用的抵达,记在纸上就足以
把一个人深埋

开了又败的花,舍弃沮丧和叹息
一只蝴蝶的扇动,是在寻找回声的过程

放下记忆,收回远眺的目光,收回
曾经的寻觅和满心欢喜



*不再见你 你才会把我记起

转身,挥手
那个每天会在你经过的街角驻足片刻的女子
终于卸下心中意难平

不需要挽回
让某个时刻的她,有理由坐回自己的对面

依然简单平和
渐冷的剧情不需要语辞真切的人,离开
并唤醒自己,是必要的修行



*时间累积 这盛夏的果实

修理枝蔓的利剪触碰过太多柔软
记忆卡在
指尖才能唤醒的痛感里

顺从锋利的牵引,割舍返回的可能
登场的人,请选择退场方式

时光轻慢
当一份陈述不再完整,时间的残指
又能抓住些什么



*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暮春与初夏交接时,正可冲淡黄昏轻愁
晚钟浮在水平面,你指认过的
那抹晚霞,铺满庭院中间盛水的器皿

将欢喜和忧伤,悉数归还
所有告白披着梦幻外衣,风一吹就破了

许愿过的明月,照亮过低落和黯然
也照见被风吹落的那些残花,静静地躺在
泥土里,又安静又寂寞





*宿命无根

在镜子前涂口红的人
用一款玫红掩饰未愈的内伤
一束微光从窗台进来,照向空荡房间里
明明灭灭的心事
咳嗽声有中草药的残留。痛感袭来
打消了凌晨三点的睡意
凌晨四点的鸟鸣声
为但丁的神曲伴奏
一小捧枯萎的洋甘菊占据了书桌的
空荡部分
天快亮了,夜露从门前叶片上滚落




*终究是些被风撕碎的石头

弓是弯弓,箭的射程因此变得更远些
呼啸声划破天空之城
危险越来越近
有光的部分被一阵撕扯的气流
误伤
这未必是坏事,或许有一些更轻的延绵
破开云层向你我奔来
雷声是音速和光速的最终持有者
天空的斗篷挂在绝壁上
你看,一座下降的神邸,正路过暮春的
苍翠欲滴



*远方的树在移动

要怎样对你说出穿过一轮落日的远行
那无法躲避的周而复始
南方迅疾暴涨的河流困滞了无数的我们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所有的孤立都是恒久的,像大海的澎湃
总会打湿鲸鱼的眼睛
云朵散了就是散了,没有固定的坐标
野水穿湿漉漉的隐身衣,一波接一波拍打麻木的
郊野
远方有树在移动
它的身影,写满举目无亲的沧桑



*让久违的光照亮一次我们的脑门与额头

黄昏将近
仿古的长亭已被远远甩在身后
打马而过的灰衣人
为沿途的植物拭去尘埃
倾斜的光线里
每一个村口都有眺望的身影
“盼归,盼归”
次第点亮的灯火正打开一扇又一扇窗子
并在我们的额头落下吻痕



*小兔子一律靠左

在下一场狂欢到来之前
总该遗忘些什么
排队的小兔,让我们跳舞吧
给右侧的默哀者让道
暮春的葬礼没有太多伏笔,在黄昏的积水里
三叶草或四叶草比接骨木长得
更高大



*春风未了@初夏

我也仅仅只能说出,你看到的那些
向阳的花朵
和小径旁被忽略的杂草
是春天不舍告别的理由之一

在这里,风是动词,搭乘春天的高铁
吹醒人间
穿过街巷和原野,穿过空谷幽深,穿过山川河流
那些妙龄而饱满的呈现

祖国的辽阔就是春风的辽阔
春色跌宕有致,体面的花瓣雨轻易就可
击中你我
上一阶段的柳绿花红渐渐成了默片的背景

春风过处余留暗香你知道?暗香,是节气的另一种殇
莫要质疑桃花的血统
她体内那座唐代遗址,早已无从考证



*纸灰机,或四海漫游者@飞机而帅

碳纤维纳米膜之轻,轻于一片羽毛
在风里的翻飞
那些盘旋,从山向海降落
无从掌控自由落体的迅疾和蓝色奔涌的不息
云霄中
雨似急箭,射穿厚重云层的阻隔
心里的闪电和星辰
在碰撞中灼伤肺腑
来不及撤去的回声覆盖了令箭的声响
匍匐在人间的树木迅速返青
一块新大陆,以战斗者的名字命名
回到尘世
楼宇越来越高,喧嚣的人群长出植物般
的骨骼
四月的草根深深扎入沃土,它们比我们更早地
爱上那一望无际的辽阔




*思念太长,我不等了

凌晨三点的站台。准点的列车始终未来
路灯暗下来,它正说服一个人
分食多余黑暗

一种短暂的思想替代了旧时情绪
月光越过铁轨的界线
满地的银
满地茫茫铺向蜿蜒的远方

谁在唱良辰美景只是虚设
她为他准备过那么多不值得渲染的流年
和一些彻夜未眠的交谈

月光和铁轨都从平坦中站起来
所有分叉路指向清晰
她像个局外人
从诗句的倒数第二行里挥手,说再见




*沉沦

选择坐回檐窗下,看琼花越开越白
雨水正在返回天空
药草正在努力积攒体内的汤汁

枝头上的繁花,都已皈依于四月的烟雨
剩余最后一痕春色

一个旧我,被遗弃在阴影背面
落向没有回响的深渊

需要在叙述中多次呈现的
是蒙蒙细雨掩不住蓬勃,是小河里的水草
摇晃在游离之外

暮春是一道起跑线,隔开
所有事物之间的时差和所有的无法抵达

如千里烟波里,一个人,和一颗心
一种刻度,一种徒劳


*一个人的路上

沿途捡拾自己和影子
脸的一侧有些忧伤,通透而敏捷的寒

走过的路成为盘旋的一部分,久而久之
方言正变成陌生的体验感

时间的鼓点时急时缓
脱掉身体的轻,故乡的骨骼,不知不觉地
已经替换了体内斑驳

今天是昨天的延续,脚下的路
是上一段路的周而复始,无法绕道的远方

一季春光铺成倒影
是如此空旷的暗涌,以蔓延替代守护

远游人心里都有一面湖水
放生泅渡的鱼群
风过处,以微澜致敬遥远和亲爱



*落日咖啡店

残阳斜挂天边
汽车闪烁的尾灯显得有些疲惫,它们压过
积水的黄昏

合拢的天色,行色匆忙的行人
用同样的极目远眺

麻雀在窗台与我对视,巷路长长,彷佛没有尽头
三两朵迎春花
从谁家的院子探出头

我坐在这里,按下虚度的时针
端起手上醇香,与落日对饮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注册了两个马甲,幸好另外一个被某同学征用了,我写不动那么多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晓夕,耐看的你,越看越喜欢啦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29
注册了两个马甲,幸好另外一个被某同学征用了,我写不动那么多呀

一个马甲,就把天下诸侯都戏了,两个,你还不一统天下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多多 发表于 2024-5-6 21:40
一个马甲,就把天下诸侯都戏了,两个,你还不一统天下了啊

看到注册名要求,那个前缀的第一反应就是诸侯哈哈,兄台贻笑大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37
问候晓夕,耐看的你,越看越喜欢啦哈哈。

飞机是你完全出乎意料,飞得又高又稳哈哈,谢谢让夏夏转的80亿,不然烽火台还盖不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45
看到注册名要求,那个前缀的第一反应就是诸侯哈哈,兄台贻笑大方了

说明妲己深入人心的。有。惯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捡了你的马甲,又把你的马甲给你套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1
说明妲己深入人心的。有。惯性。

嗯嗯,只要是美人,都轻易就让人深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初夏 发表于 2024-5-6 21:52
捡了你的马甲,又把你的马甲给你套上

你这丫头,还不去脱马甲,飞机的钱钱拿了的,得留个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53
嗯嗯,只要是美人,都轻易就让人深陷

在你这里除了美人,还有狐狸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漂亮的夕夕,大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夕 发表于 2024-5-6 21:54
你这丫头,还不去脱马甲,飞机的钱钱拿了的,得留个名

我在这里没有真身马甲,脱不脱都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21:54
在你这里除了美人,还有狐狸的吧?

娇媚的狐狸跑别人帐内了,我觉得字写着写着,变得很爷们了,所以一直与飞机兄弟相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初夏 发表于 2024-5-6 21:57
我在这里没有真身马甲,脱不脱都一样

你让她捂着吧,马上三十多度,长痱子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21 22: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