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2233|回复: 27

【脱马甲】陌知曼、丛小仙、朵澜,寥寥草草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6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余梦江河 于 2024-5-8 17:02 编辑

心之所向

孤本是蓝本中的唯一
无需香客,朝拜,是流水中追随的星云
一不小心会灿烂,亦会蒙尘,失宠
窗外,花朵,粮食,野心,广阔的试验田扩充着种植
寓言之船不断运送人们去故乡深处采摘百合


落日咖啡店

终会是被爱之港湾泊下行船
终会是被爱之新岚促航远行
逗留,虔诚的香火不绝
请带上迷途的孩子
他们将在另外的世界长大
被粮食与灌木教育
被贫瘠与富饶辨证
繁花徜徉不失葱葱


暮白发

醒目的夕阳骤然一紧
就会掉落一根幸福的忧伤
照耀溪水
百鸟在岸边洁净着羽毛
它们沿着溪水滑翔
像极了你


思念太长,我不等了

合适的时间,我会写出长句
如果不合适,我将写出短语——长亭,波澜,爱
长河以你的步伐命名
芬芳是一些无名花


24.4.27. 陌知曼


飞在天上的鱼(风哥的同名歌曲)

湖自然宽广和深奥。关于理解和计算
羽翼的成分和力量
它们互为印证爱的指针

保证任何飞翔都不是盲目的,
即便穿过厚厚的云层
而大地,以异花之境描绘它们的遭遇
红色的罂粟,悬崖上的青藤

之于生活,落下光斑,馈赠之恩典
你每日读取它,然后形成厚厚的痂皮
你学会如何维护
内容的灿烂,要义的延伸,并致力于不悔


24.4.29. 陌知曼


赋予之血色浪漫

玻璃上的雾可以觉醒出境遇和温度,奋力拼搏,
及撞击山海的钟声

透过这一层必然触及生活的烈度及爱的浓度
你热爱吗?从爱这裂缝开始,从沙漠和季风,
从你的一次灿烂的孤独

表演一次你的漫画手艺,曲线阐释生活。
我成为你笔端的味道,鲜活地出现

我会顺着笔尖逆行至你的手臂,到你的心之所向
灯光有些暗,掩饰你羞赧却要放纵,抵抗却要释放

这只是一部分浪漫的蛋白质
更高级的一部分列队休整,它们深知奔赴
只等一些准确的契机


24.4.29. 陌知曼


你将盛夏

必然雨水插旗,匪徒占山
八方割据
灿烂表现出合久必分

你从春天的某一处韵脚发育而来
遇到良人与贼寇
学习花朵明艳,乌鸦封山育林

你从骨子里倒出一簇簇涅槃
但你无法匡正风雨之错
只把飘零收成灌木

与苍松翠柏高低搭配
高歌,低吟
与光谱影,与意外练习长拳和太极


24.5.2. 陌知曼


一样的容颜是选择找到的

花朵正襟危坐,何谈飘零
黑夜自顾从容,何谈流逝
石头久困水火,何谈变故
你变得自在从容,何谈宠辱

月之幽深,倾泻出美德
草之浩荡,倾泻出顽强
蹄之清脆,倾泻出悠远
你之静谧,倾泻出精密

所有故事,不矫揉造作
所有光芒,皆是自然流淌
所有倾斜,是因美而折腰
所有悲伤,是神像风干的眼泪


灼灼其华

黑夜在写光的日记。我在想你,
读你,念你
隐晦的爱,像蛇蜿蜒于草丛
我期望你似风来,陪我撕夜
用一只小黑熊的憨态给这个夜晚标注
用几株长势美好的蔬菜向纯黑投掷
而另一些情感的快门,来源于你
献出天生的词语
我该怎样解读呢?就像这个夜晚
纯黑的本质
暗藏着的一切,不负我之锁链
你是美好的一环又一环


角落

我退到哪才合适
抱住一只小蜜蜂,甜蜜蜇人
石头开着花。你在词语上荡秋千

我要用更浩大的雨冲洗角落
腾出一个清晰的小世界,看你扶摇
我没有别的更好的时间,只有夜夜夜

写着写着就抒情了
写着写着更爱了
我本想画一幅漫画,画一只猫站立着
用一只手于枝叶间向我们递着果实        
另一只手在自己的眼睛上打出一个剪刀缝


自然的,随便的

像紫丁,宠物,一场突然的细雨
或一本置于床边的杂志

鸟鸣翻入窗户
你慵懒着翻开美好
总是有一个瞬间让你萌动
总是有某些话语渗入心田

总是有一个巧妙机关被你吸引
你看世上就流行谎言
你看真挚是你撬开谎言后看到的

你看我们都风平浪静,持有烈火
你看我们有时也不怕引火烧身,似乎像两只飞蛾


24.5.4.陌知曼


落落

想你一定是大方的,自由来去
我不必洗出你全部

想落落是你心境,你的打开无非铺陈于生活
如爱,必渗入细枝末节

想你在巴蜀的样子,醉里涵烟
想你风中雨中的格局
再一次做大

世上所说的精致其实是沿着时光的痕迹
风读到惬意处,雨也刚刚好
你有最舒服的姿势




我已不能停下脚步,走向香榭中心
我忙碌着握着它冬季坚冰
震慑自己的头脑发热

漩涡的蓝仍让我痴迷,每一天都有所发现
闯入者从松树冠里引下雷声
我们尚不知全部的意义

于是我们期望鹿鸣、兔闪、原野之狐
在城市没落的角落
你成为它怀里的石头阵
习惯于收养它们


天气

它布下了我们、意外及诗
可以不涉及高尚的你
但必是日常的

写下几句箴言,夜纷纷落下影子
五月,樱花继续占用了信条
继续走下去,让落樱埋葬

我们熟悉的自然谱写战争
雨是光中的子弹
石头上弹壳清脆
你想确定最重要的一枚

在所有被击中的事物中变形
破损,然后又力图修复
爱,微微芒刺
令我们不敢发声


24.5.5. 陌知曼


轻描淡写

无意间,我们成了赞美诗中的字符。
淡淡地诉说去路和长势
这仅是五月的一部分

更长的时间,我们都认可了淡水之痒,
落落开放,落落飘零
命运分解出空地、花瓶、陶罐,
或许在琥珀上成为旗帜、柳笛,薄雾中
悠远而美好

我更喜欢你被晚风吹出碎碎念,
析出赤裸的棱角,坦荡与真
我们的身体是风筝,碎玉的瓷片,
高空练习自爆的气球,或者更卑微一次,
做一只树梢上的塑料袋,向南向北吹

我们仰望与俯瞰,
从星空蓝找到到苔藓绿,从月之深找到空之丰盈
如果一切挥手说再见,
我们是空地上不需搭救的薄荷涂层
暗里着迷


24.5.6. 陌知曼


栖息我的夏天

可以无大志。涂鸦,作画。
欣赏画作中的错误
及创作者别出心裁的小心思
喜欢你顺着你的语言滑翔
喜欢自己顺着滑翔的你找到薄荷
同唱飘零那首歌。
我抚摸着你的脸。我因你而夏
会收听到插曲,譬如诊疗路上
迷路的你,遇见一朵朵小雏菊
你说过客,我严重不同意
当你说那束光不属于你,它已
完成了种植


24.5.6. 陌知曼


中央公园的黄昏

中央公园喂养着黄昏和灯盏
我是蒙蒙然浸入被喂养的行列
我是黄昏之黄昏,灯盏之灯盏

如同雨季瓜秧,泾渭分明,却伸向彼此
我似乎感知,又全然说不清楚
雪花是中央公园的一块块橡皮
你黄昏的意识恢复了吗?

雾霭永恒练习发音和跳舞。我接住她一招半式
我享受这舞姿翻动记忆,这招式拔出深沉和婉转

最后的恢复操,是和周围一样
树叶眨着眼睛拍打着树木,四叶草风中捂嘴,看它偷笑


24.4.29. 丛小仙


意识

鸡脚变成四只,失去扭胯
和小狗一样,颠簸
与我相像,下意识改变重心
我描绘了你那时的草原
牧人之歌和扬起的鞭子

你钻入云层。好像以为
接下来的我与你无关
而我留在旧日的鸡脚里
看似荒废又一寸寸寻找粮食的时光

调酒师在窗外摇匀一切
一些谷粒开始变得饱满
曾经以为喝下的是全部的果实
错了!另一只鸟凌空出境,
扑向无限和爱

24.5.1. 丛小仙


脸谱

顶棚灯幽幽的发着光,它在玻璃里也发着光
我的心被它分成多块菜畦
每块菜畦都有一支曲子,每支曲子都有不同的舞者
他们不全是小矮人和公主
也有谁谁谁
只有我困倦了,他们才出来
他们是梦
你也是其中之一。你在我咬掉的半个月亮里
你是多么年轻啊
你离开,我也要把你拉回来
所以月亮走,我也走

24.5.3. 丛小仙


相对

无脑,犯错。误了就误了吧
反正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你可以决定
我们战争的性质、方式、烈度
我已准备好一场持久战
可以游击,从锅碗瓢盆交响曲开始
从我一身酒气开始,从你的唇膏开始,
亦或你令我讨厌的香水味
可以宣布为飓风屠城,尽皆扫荡,
鸡零狗碎扫光
可以大地震,重塑自我,回光返照
可以裸,可以大哭,依着性感与率真,
你是怎样的魔?


恰红楼

斟满一杯月光酒,
许翩翩飞鸿,人间自在

裸半分秀色,匍匐于骨血,
卿如何拒绝?

不是红楼恰红楼
拂袖掩面长箜篌


24.5.5. 丛小仙

独处

夜撕下手稿,你完成一次进阶
从笔尖到纸面,从幻觉到人间

美的化身停留下来,丑恶者被湮灭
不动者为菩提

层层叠叠似电码,
你在塔尖舞蹈,不知疲倦

潇途有雪
你消失在茫茫大雪深处,像音符的末端

我接手了你的剩余
不断蔓延,一路繁花。从此无尽头


24.4.28. 朵澜



春天,偶尔并蒂

我也属于为生而活着,春天对于我
没有什么改观。我知道风会开出美丽的玩笑

奇葩是一场躲不开的遭遇
我没有忘记望乡亭,亦不想绕道

我知道你会来,也会消失,正如你的喜好
桃红梨白皆安然,不妨枝头同坐

我的铁不能给你,它没有香气
我的命运也交不到你手里,是无花的月壤


24.4.28. 朵澜


救药

薄荷不知道自己叫薄荷,孤独流浪
没有进入任何人身体

它不是救人的,它等一个人
只面对那个人,它才是薄荷

它,淡淡香,且微苦
它是什么?深夜的雨,铜器,屋檐,
所有挥发之物的替身

它有猫的故事,睡眠,玩偶
它是海鸥,萤火虫之舞

它需要一个人,费力找出边界
它虚无,但真诚


24.4.25. 朵澜


维纳斯无法像我这样睡觉

我的一只手垫在头部,另一只手捂住腹部。
刚好黑夜无需举手发言
有时我只看见一只手,另一只手不知去向
夜有些摇晃,我怀疑是那只手
我没有下沉,我怀疑是那只手
哦,一定是她的,断臂维纳斯
她为我开门,并称呼我先生
她一定把手留在某些门上了。我取不下来。
因我无法复制她开门的动作和声音。
维纳斯拥有密码,是个聪明的好女人。
她自己能找到自己的手。
我们看不到她的手,维纳斯的手太忙。


24.4.25. 朵澜


我们

篝火和战争,
药片和顽疾,
你抵抗着我

我困了,
册页却滴出清醒,
一次次浪漫纪元

像风筝与主人,
相互注血取暖


24.4.29. 朵澜


云树

没有料想到会活在你的情绪里
可你是我之骨,我之性
如何能逃避

你看,我锁链加身,你变成我的远方
那么近,亦是那么远,亦步亦趋

我一再清洗的孤独
依然稳固于你搭建的味道
随便溺亡一次
都重生出世上奇异的花朵、云树

你破碎了我
血液、骨头,听凭你问海鸥
旅人的草冠全是我染成的露珠
宿命短暂,我不怨你

24.5.3. 朵澜


发表于 2024-5-6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腻害!四个马甲,自由自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娘娘的眼珠子要掉地上了;那个曼曼是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 发表于 2024-5-6 18:41
腻害!四个马甲,自由自如

三个。没写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娘娘的喵星人 发表于 2024-5-6 18:41
我去,娘娘的眼珠子要掉地上了;那个曼曼是你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我走神了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尘舞 于 2024-5-6 19:02 编辑

了了草草就三个,好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01
了了草草就三个,好嗨

这阵子突然忙了,一下子三个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5-6 19:05
这阵子突然忙了,一下子三个活

忙了还这么多,真是灵感突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丛仙,我以为是娘娘。

崩溃中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19:11
小丛仙,我以为是娘娘。

崩溃中啊。

藏的好,也好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梦江河 发表于 2024-5-6 19:17
藏的好,也好玩啊

是勒,你懂得享受类别的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19:21
是勒,你懂得享受类别的哈。

嗯嗯。老顽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准备来个专场演出啊,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夕夕 发表于 2024-5-6 20:10
这是准备来个专场演出啊,兄弟,

捉迷藏啊,哈哈哈。谢谢兄弟,多来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1: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