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572|回复: 44

【脱马甲】纸飞机、酷叉、猫总 感谢各位的同写同闹,灰常感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6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快. 于 2024-5-6 19:08 编辑




【戏】飞机尔帅




1、心之所向

对于你,月光不是洒落岸边
是像鱼一样在每个月圆之夜
等你戴上斗笠披好蓑衣,游回到你的岸边
你唱月光下的蒲公英与军港之夜
月光与涛声轻和。此时的天下
虽落花遍地,但每一个细小的枝头
都结满青杏之美




2、南国的孩子

花开迅疾,花落也是如此迅疾
花与风的故事,让人微眯双眼,茫然四顾
花与流水的共振就有所不同了,它让人惆怅满怀
春还未真正走远,就开始企盼起下一个春天
盛大的春事之后,我还固守着家园
与新朋友旧相识们继续喝茶,聊天,做着些极为琐碎的事
我们的前辈称这种行为,休养生息






3、苍凉书简

有落日的光晕与斜风助推的波澜里
错金铭文篆列着虎符之威
再深入鱼虾的宫殿,陶器破裂的浓阴深处
波纹继续推平山的倒影,穹的空旷
与神步调一致的,是戴珍珠围脖的斑鸠
庄重而优美的漫步在山与水的分界线
它的瞳孔深处,那些千沟万壑,随时有可能
被远方赶来的的风雨,镂空一切。就像当年
它亲眼看见,神的铁甲被灰尘击穿





4、四海漫游

我那失眠的麋鹿,正对着北边的星辰
星子微光啊,能被两叶心肺猎入的
此时,都在一一向我挥手告别
告别这春的浓重和盛大,与之对应的
是我的清浅与寂静,它仿佛是那星子背后
不设栅栏的宇宙




5、沉沦

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跋涉。抱着西瓜
还想着捡些芝麻,殊不知捡了芝麻
弄丢了西瓜。忙到最后才发现
即丢了芝麻也丢了西瓜。沉重的日子
越来越像石头,它迫使我删繁就简
日子就这样跌跌撞撞到了新的谷雨时节
过了谷雨就又该立夏了




6、东邪西毒

入夜之前的咳嗽
果真来的迅猛而准时
我想我的前世应该诞生在一头牛的腹中
鼓操资本主义
与现在的我成为劫后余生的宿敌
我们日夜厮杀
圆明园中十二只小兽的悲鸣见证了我们的惨烈
我那夜夜都想着一夜暴富的亲戚
也在疫情过后选择躺平
我们的前辈竖起一面面红色的大旗
我们倾尽全力终究还是没能成为我们
我们的后辈还没来得及上战场
就死于母亲的怀中
我抱住黛色的山岚
我总认为它是我前世遗失的爱人




7、BBQ翻转

有人在喊小乖,每一个人都在应答
我听见每一个人的脑海与心里
都有铁与血液撞击的回声
之后是些微凉的风掠过了霍金
此时,我们的故乡从遥远的东方升起
它一会儿狂奔进阳光中
一会儿坐在海水的月光里
故乡离我们越来越远
瓦片的老屋墙壁上挂着祖父的照片
和燃了五千年的灯盏
我与每个人一样有种动态冰凉与静态热诚
我们翻滚着被标定年限使用
并讶异于一粒灰尘的锋利






8、我有一窗星

我爱你
你的窗,你的我
清清爽爽,敞敞亮亮
十二只小兽豢养回赠的大火
雷声与闪电让雨滴旋转在大海中央
这一次换你给我的群山围上
翠绿的叶与洁白云朵






9、钥匙依然在手

仿佛我们都还是神枪手,仿佛
我们都还能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在被隐隐的雷声载入的第一个夏日
将我单拎出来。我
听从了夜的召唤。磨基山
在彼岸,向外推甩出一个炫酷的磨盘
巨大的涛声掩埋了顶肺(鼎沸)的人生(人声)





【见面礼】@【戏】诸侯 小小歼7纸灰机一架,不成敬意请笑纳。

纸灰机

吃过午饭,我像是被人们都想着废除的龙椅子上的皇帝
带着巨大的昏聩再次回到人间
现在,我的切切诺尔得以兑现
当我手扶腮帮,我晓得
你瞪大双眼,好像发现了一块新的大陆
是啊,这是一个与风对飙的游戏
不能确定方向的气流,盘旋在茂密的楼宇之间
这一刻,谁能告诉我
我们最后会变成什么?
一粒或者更多粒它翼下的灰尘?
而后被狠狠的甩在它的脑后
树杆发出令箭的声响,太阳投下蛇形的光波
而你和我在密集的箭雨里卧倒
贪婪的呼吸缝隙里的空气
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那箭雨吞没
危急时刻,我嗅到你灵魂里藏着一只小野猫
像即将入夏的青梅




【戏】兔斯基 是搂草找兔子还是搂草逮兔子你们说了算

搂草找兔子

我想我是学习雷锋长大的
在做好事与坏事之间
当仁不让的,选择了做好事
这天气是真好啊
午后的阳光足够多,适合搂草
信步走进你坦荡的空旷
我停下企图叙述的形状
在上帝倾倒的颜料面前
让我想起摩崖下的石窟与冰河下的大海
情绪的低潮,让我持续注视一片草的根部
我的小白兔,快快出来吧




【小资金】40亿先给诸侯盖烽火台

1、碳纤维纳米膜之轻

终究是些被风撕碎的石头
压弯了空气的斗篷,或者叫做天空的斗篷
那又怎么样呢?不是都还活的好好的?
一个个的活的可爱飞了
一个一个活的阔耐死了
在从光谷回来的路上
有人提醒我要搞钱,多多益善
其实啊,像我们这样优秀的人
在每个地方都会有那么几个
就在此刻,风拉动猛烈的大弓
把有光的那部分射了出去



2、轻于一片羽毛在风里翻飞

午后的天空带着一种丧家之犬的悲凉
于是,人的眼睛所珍视的一切
在你正层云荡炁之时化为了齑粉
南方广袤的大地在此时推不开迅疾暴涨的河流
那些城市的高楼一座座的围住我们
而我骑在孤岛上
一遍一遍死去
看着远方的树在移动
牲畜与飞鸟一点一点的撤退到下一个黄昏
等待天空再掉落一次



3、那些盘旋从山向海降落

它是多么有劲儿
背上驼着神的铠甲
怀抱着半空的哥哥姐姐
还得照顾地上行走的弟弟妹妹
两条灌满河水与堤坝的长江与黄河
是我们的先辈一直在替我们走
我期盼灰蒙蒙的天空能被洞穿一条隧道
让久违的光照亮一次我们的脑门与额头



4、无从掌控自由落体的迅疾和蓝色奔涌的不息

我们的葬礼在长满青苔的补天石上举行
送葬人中我一眼就认出了
扎着变色龙样小兔子的萨拉、小七、诸侯和初夏
佩戴在胸前的小兔子一律靠左
用三叶草,不,是四叶草与五号大别针构成
小兔子里面充满了哀思与缅怀的空气






【小资金】给初夏20亿 买身新衣配树夏牌白象酷叉

1、云霄中

最先进入了法眼的
是一块浮云载着另一浮云
椭圆窗子大小的兔子逗留在浮云的中间
浮云的边缘成锯齿
有一股随时都可咬破一切的狠劲儿
而后,是一张红唇
在来来回回的风景中左右奔突
在一声哀嚎中,不知是一块迅疾的石头
还是一刻硕大的冰雹
不知砸中了谁的后脑勺



2、雨似急箭,射穿厚重云晨的阻隔

声势浩大。无以计数的小兔子在汇集
是它们拖动云层奔跑
只要小兔子经过的地方
就连空气都在碎裂
仿佛我巨大的春天
就这样被小兔子们都拖走了
看着远去的小兔子
心里咯噔一下
心想,原来这才叫爷爷




【小资金】再补初夏20亿
心里的闪电和星辰


我决定把所有的文字都册掉
只留下一张白纸
在白纸的旁边摆上金刚菜与一盆青面獠牙的紫苏
就像被我修掉的那些个男人和那些个女人们
就是这么一张白纸
福如海阔,寿与天齐
我就坐在这张纸的下面
你要用掉生命所有的力气
才能掀开它找到我




在碰撞中灼伤肺腑


乌云翻滚中落下了雨滴
也落下了新的群山与大海
天翻地覆中,上苍还保留着最后一份慈悲与新叶
当然这份慈悲中还有我从未蒙面的鶴鸣与小七
我多想突破眼前的黑障去打通层层壁垒
拉着小七的手,放在身后
大声的告诉父母,介绍给我的朋友们
就这样我们一起
等着初夏气势汹汹的出现
撒泼打滚的一次又一次的挂着倒档飞行





博彩】用20亿博200亿@西门重庆 我顺走第一千零二个西门重庆


顺走第一千零二个西门重庆

这也没什么,我们可以断章取义
顺走第一千零二个西门重庆
顺走天空不断滴落的雨水
顺走明亮的光线,向火车的出口行去
在抵达下一滴雨水之前
调整我的新伞,调整我裤腿的长度
每当我就要去更远的地方,心里会装满回家的路
决心不把自己活成诗人、哲人、商人
让我再用右手调整一下自己
以时光之子的名义go on





我们就要接近真相,但我们必须遮住真相

我用文字约你,去更大的海面钓鱼
这片大海不全都是我们的
比我们率先到达的是慈禧和琅琊的后裔
在另外一片VIP海域已有歌星,演员,政客把鱼竿垂在气艇上
远处可见若隐若现的浮漂
周围除了几只来回试探鱼儿位置的军舰鸟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山在远方,太阳也还未真正挺起来
你丢下鱼篓,从工具箱里掏出鱼钩和鱼竿
你和我的鱼钩都一样,不是最新款的
看上去还算有力,但一想到即将被吃掉的鱼
明天不会再游在水里,我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西门重庆 初夏 白象酷叉 貂蝉 我要见西门重庆的表姐

@初夏  可爱飞了

下午六点
寒潮四处流转
天空上面是有金莲即将涌动的迹象
我掀开闹市
飞渡长江
过一座花园
一块玉米地
田边察看玉米长势的初夏问干什么去
我说我要见西门重庆的表姐
她的表情很可爱
可爱飞了




@白象酷叉  阔耐死了

我要见西门重庆的表姐
西门重庆说小心表姐夫捶你
这让我想起西北大捶王
动不动额捶死你
那时候他周围唠叨的事物
会瞬间归于平静
我想这种平静是暂时的
更大的风暴在阔耐被捶死的那一刻
我将被万物照亮
被雨水把灵魂洗白



@貂蝉 还一个美翻了

我要领着
这个美翻了女人
去见我兄弟
再去见我师父
这宛若流芳的女人
四季是她的姐妹
她走起路来
茂盛的叶子叮叮当当
唱起歌来
有清脆的鸟鸣




【小资金】@【戏】诸侯 烽火在蔓延

烽火在蔓延

1
远方的山岗上竖起草垛
这跟城墙上的草垛是不一样的
有很多眼睛卧在洁净的草中
薄雾轻柔,神情肃穆
没有了幽州当年的荒凉


2
岁月一如既往的,呲呲冒着狼烟
冗长而缓慢
我告诉自己,要保持最后的清醒
也这样告诉我周围的人
我的亲人我朋友甚至我的敌人们
如果痛苦注定是我们降落的天空
唯有珍惜那些不多的湛蓝
和每天渗入灵台的朝露与晚霞



3
群鸟欢欣的从这一座山头
飞向另一座山头
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凶险
站在烽火台上
耳中萦徊着眩晕的号角
狼烟在风中随意的改变着方向
最令我震惊的是
狼烟像一匹光洁的绸缎悬垂在深广的殿堂
我们唯一的月亮。也被熏得沉暗。记忆里
那些久远的年代依然汹涌
我多么幸运,在兄弟姐妹间端坐
远离尘嚣与战火




4
人们摊开四肢
在星空遗留下来的岩石上
工作学习生活和睡觉
继续欺骗自己的母亲
爱人,朋友和自己
并在无数个重叠的梦里祈求神
再降一场洁净之雨
洗净被狼烟熏黑的月亮



【小偏爱】@【戏】墨十三 我也不知道写了些啥

墨偏爱

五一时节。给众生显像提供了绝佳时机
我和小和尚也在众生之中,一边化缘一边寻找
十二只小兽的父亲。有时
会有一种真实的错觉,觉着从卑微之尘到执掌天地经纬
再统帅十方诸神,就差了几张有大额存款的银行卡
当你怀抱栅栏出现,给我们周围所有的大山和湖海围住倒影
困住寒冷与白雪(我们的周围那何止两座大山?)
当绒毛毛的虎耳贴住石头说话
小南风会推着小草满地跑
这时往墨水里,注入桑椹的三魂七魄
在楼宇林立的世界里,在为数不多的空白与缝隙里继续做梦
当郁金香吐着金鱼的泡泡
你就可以把唐朝那段没有写完的檄文续上
但我仍然不愿这样给你定位
我试着用情感的翅膀滑进你理性的眼窝
看,你那不想拒绝又不想被推倒的姿态是多么诱人





花枝三两斜

师父常说把心思用在种花上
并确实落实到每一个细小的细节的人
一般都是品行端正之神所化
大雨过后,庐山与恩施大峡谷阳光遍照
山顶与谷底都像被金子重新订装了一遍
我们的凡尘此时何尝不是一朵花
当农人一粒玉米握在手中变成了夜空的星星
那么一面镜子一个房间会收容了昨天所有的疲惫
岁月替我们洗净铅华,我穿好衣衫从另一个门里出来
那么在入夏之前,你把花枝压低并让其旁逸斜
从出理论上讲是可行并可靠的







【戏】白象酷叉





青杏儿·东风解花语心之所向

东风解花语。东风事,花争朝夕。
青帝同歌百川回。一梦十年,半身负累,万苦千辛。


世人皆聪慧,唯吾痴傻成真性。
但撞壁南墙未死,昨日寒山,今宵黛色,杏添新姿。





南国的孩子

不念尘世浮华,怎贪枝头松花!
挥毫泼墨点朝霞,傲骨英姿难画。





一个人到九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

一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卤点九转回肠下青酒。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
两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祖坟不冒烟,近来神衰志褪,懒理红尘落埃。
三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白云、湖光,瀑布,月下天镜飞,李白喊我斗地主。
四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阡陌路殊途,杨柳又清风,蝶飞鹰舞,月拥楼台,红杏一支,惹人睡意无,挥锄挖墙角。
五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十里樱桃正红,百亩枇杷点金。人间难解春风,搅动思绪万种。
六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山雨才收春浓,闲云又惹鹤怒,望中满月隔天穹,只把心事寄梦。
七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昨夜谷雨过长江,引来豪情弄墨香,笑看神州万万里,谁能共饭桌一方。
八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酒后吐真情,三步并着两步行,幸得香茗在手,又见仙姿满庭。
九个人的路上,白象酷叉。枝头占尽绫罗裁,含苞待放等我摘。柔柔风骨多情夜,清香袭袭入我怀。




@【戏】江湖 预定天字一号房外加一品豆花一份

1、 天字一号

大瀑立于渺仪之镜
你能想象么?
它是有着天地玄黄和宇宙洪荒的布景
如若你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等我细细说给你听
每当我们的天空竖起紫薇星斗
它就像北辰附近的星空色
近似于黑色,幽远且神秘
它能让我们要的每一扇房门长出绿叶
窗户每披一次绣闼会再开花一次白花
它能让黎明的团铺结满菩提之果





2、 一品豆花

仙草喂的就好,加奶不加盐
加糖不加醋和辣,浴冷不加冰
爱你哟,一群奶牛分食并经过我们的每一个清晨和黄昏
我说你好!它们会回答早安
我说 cytmr,它们用眼神杀向我:
“去你的吧,别跟我在这里扯犊子了”
思绪拉回,用勺勺龟苓膏
洗净双手,用白净的纸
把手擦拭干净,右手打开橱柜,左手捏一把
给一品豆花点上来自西域的青葡萄干





@【戏】萨拉 和你一个同题

苍凉书简

想从你的书简里寻找一个句诗
作为这首诗的标题
蚂蚁从低矮的墙角爬上
空中花园
我还没有寻找到最完整的那句
索性就不费那功夫了
和你一起写个同题
在诗句中,我们拥有同一个祖先
这以足够让我们在泥泞的路上
以最优美的姿态
迎接即将爆发的每一个小宇宙






@【戏】小七 给小七缝个树夏牌的白象酷叉

树夏

看到小七,容易走神
就连即将到来的傍晚也开始叮叮噹噹
我必须在太阳落下山坡之前
放弃继续吃草
拿起久违的剪刀和踩动生锈的缝纫机
重新学习,让大象穿越细小的针眼
在冰冷的钢板上跳舞
小蜘蛛为你缝制了七彩外套
亲爱的小七,我的仙力即将用尽
并不是遇见了青丘的小狐狸
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公鸡
赶在立夏前夕压弯了我的樟木树梢



【动态图】小立人

夏树牌白象酷叉
是按迈克尔杰克逊
穿在长酷外面的那种缝制的
所以在风雨雷电之时
无论是你身在郊外
还是站立城头
都是可以不需要斗笠与蓑衣
一酷在身
只要站着,右手“抓档”
左手食指顶天
你就是那该死的节奏王






偷塔:
1、终究是些被风撕碎的石头

比饥饿来得更猛烈一些的是夜色
每当这个时候,祖母会驻着拐杖和带着咳嗽重返花园
我敢确定,我们的花园是空心的
不然,祖母的咳嗽怎么会那么地动山摇
她手里的鸠杖也会一直敲个不停
像是要把这厚实的大地
生生敲出一个洞来
天亮之前祖母会重新躺下
与她一起躺下的,还有她那地动山摇的咳嗽
和那鸠形拐杖。拐杖上,鸠的嘴巴里衔着枚枯枝
枯枝上倒挂着一枚月亮




2、远方的树在移动

我接受如此随机的夜晚
雷电交加又风雨如注
我深爱着这样的夜晚,深爱着还能
坚定的和我在一起的事物
比如,雷电下那些移动的树木
还有在那些树上做梦的你
也就是我那十二只小兽的娘亲
你在闪电落下时开金色的花
有时是一些金色的爪
像是要把这人间牢牢抓住
握在掌心




3、先辈一直在替我们走

比我还擅长做梦的石头
搬我走四方
大多数时候,石头搬我上山
其中有一两次
它们搬我下乡
那次,我听见黄河有翻动书页的响声
长江绑着一粒米饭的贵族英姿
也在这一刻,我才晓得
我与石头那么轻
像一头秃鹫身上落下来的两片小羽毛





4、小白兔一律靠左

我失眠的麋鹿踏过京汉铁路
它记得上个世纪那场惊心动魄的二七大罢工
最终工人以惨败告终
列车的光影从麋鹿的身体里穿过
掠过道路两旁的高压线铁塔
掠过神一样斑鸠的巢祇
掠过无数个
像今晚一样风雨交加的夜晚
我透过玻璃眺望远方
远方的云朵游荡在低矮的树冠
远方的灯火在红黄蓝绿青白紫中随意切换
当我的麋鹿怀抱着同样失眠的火车一起狂奔
我只好孤独的独自回来
还好,今晚的小兔子们很乖,很可爱
还是老样子,一律靠左别在每个有着热爱的心怀






【小金库】偷塔偷金库成年人的世界不做选择题

偷个小金库  :

1、来不及撤去的回声覆盖了令箭的声响

傍晚。开始整理紫苏叶
对于生活而言,这是一门手艺
也是一门艺术。我把烤肉与泡菜整齐的码在一起
再用紫苏叶把它们裹紧
就这样,充满贵族味儿的烤肉
与充满平民味的泡菜充分融合
不管它们愿不愿意
它们都得为一张张充满欲望的嘴巴和胃服务
我笃定,那是一张永远也喂不饱的嘴和胃
即便今天饱了,还有明天和后天




2、回到尘世

你选择了白净净
我就当仁不让的选一回黑黢黢
星空替我们支起宽大的帐篷
银河倒挂三石梁、猎户、北斗
有人从我们的前面传递骨头与鱼肠
纸飞机从很远的地方飞来
偶尔擦拭一下你的后脑勺
你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纸飞机
你很专注,连它们的脑仁儿都一一检查过
也是这一刻,我决定让你
做我那十二只小兽的娘亲




3、一块新大陆,以战斗者的名义命名


书中的绝症散发着菩提的清香
于是你怜悯别人,同时你也接受着他人的怜悯
我热爱这样的时刻,在电闪雷鸣中
在大雨滂沱里,我对着诸神起誓
站在高山与峡谷中大声宣布
来呀,如今生不能相爱,我们就互相伤害
然后把自己挂在墙上,看别人的身体里灌满自己的悲伤




4、爱上那一望无际的辽阔

今夜我变会一只你手中的小鼠标
在我们空荡荡的花园
听见地动山摇的咳嗽
与有节奏的敲打声
我就知道,是手杵鸠形拐杖的祖母又回来了
这一次她问了师父在南海摊煎饼的事情
她还交给我一个任务
要学会剥洋葱
当好事的鱼鹰带着他的铁链
在眼窝搅起巨浪与漩涡
我们学会了看云识天
并把祖母的微笑
保存在意识的最深处





@【戏】飞 白 A计划

A计划

趁着年轻,和我一起去田野
去山坡摘桑椹,商业培育的那种我让它们靠边站
土生土长的那种都上来
让我们的手比嘴巴先一步变黑
清风徐徐,海浪翻越千年
在我们的脸上,阳光卷曲出浮雕的刻痕
我们看着继续黑掉的彼此
天堂纷纷降落。之后
有一种美开始暴动
把我们压进五月的墓碑



老男孩

我揣测,他应该快六十岁了
在广场上跳鬼步
他体内像是有六个十岁的孩子在暴动
他蹲下时,又像是四个十五的孩子正在密谋如何离家出走
很快他从我的视线中走失
那些为他支愣起来的铃铛和大喇叭
也就偃旗息鼓了
假如他还能从路的那一头再走回来
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
也能让大地震颤
一堆堆,一排排影子会被重新指控
而我,也化为了苹果的另一半




空阔是无边的画像

红日畅饮着江水冉冉升上了天空
与杨健的“落日饱蘸着江水,沉下去……”
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种渲染,犹如落日背后隐藏的每一处暗淡
渗透则不然,像鲸鲨追逐着
海面上坠落的黑鹰
陡然,就立夏了
立夏来得猝不及防啊
跟随而来的,是说变就变的天气
跑出去的野鸽子回来了
雷电与闪电也回来了
它们聚集在一起
狠命的朝一个地方轰







【戏】猫总


轻波消了雨声

煮沸的铁先生悄悄藏于昨日的夜晚
白昼上的红石榴花
与猫的优雅达成合同上的一至
主料土豆歌,冬瓜鼓
辅料葱花姐、生姜妹、配少许猪油弟
猪油弟宜少不宜多
以防多了会被蒙住本就无多的心智
不知何时雨停下来了
看向指向十三点的钟面
时间总在你不经意时
擦过了午后的云片



不要

起初是我给对方起小名
我们那里叫起绰号
后来的我们互起绰号
并乐此不彼
这些奇奇怪怪的绰号归拢以后
像一封封信件在等待一双深邃的眼睛收取
有人在绰号的背后问我
你有没有盗过梦
我看着那些整齐排列的绰号
突然意识到,语言
不光能自己做梦还能盗梦




不收

故乡的云朵从阴沉开始变得轻盈
故乡的秀发有了飘动前的迹象
我质朴的故乡越来越像城市
被规划,被插入机器和管道
我害怕我从城市回到故乡
依然要记六百多个电子元件之后
还要继续记我在城市里没有记完的电子元件
我想在故乡稍做停留
却发现依然要继续奔波
我离我们的祖先越来越远
远的他们已经忘了有我的存在
我也在记忆里淡忘了他们
像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那般
更像那一行即将被另一行代替的代码













发表于 2024-5-6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帅气!记住你的豪气,如此豪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灰机竟然是你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豪横,竟然这么多马甲,还都这么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魂 发表于 2024-5-6 18:32
帅气!记住你的豪气,如此豪华

一个破纸飞机,还喝了一肚子水。博彩把小钱钱输光了。赔的个酷叉都不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04
豪横,竟然这么多马甲,还都这么精彩

我肿么那么不信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19:14
我肿么那么不信呢?

我已经仰视的太久,脖子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15
我已经仰视的太久,脖子疼

我给你揉揉。我们坐下来喝茶,喝咖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19:17
我给你揉揉。我们坐下来喝茶,喝咖啡。

这主意不错,可以近距离读快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5-6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尘舞 发表于 2024-5-6 19:18
这主意不错,可以近距离读快快

  你小嘴太甜了。

这谁受得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 发表于 2024-5-6 19:20
你小嘴太甜了。

这谁受得了啊。

哈哈,还只有你这么说,看来我的甜就是为快快准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快快这么能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帅,字也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6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库叉这次很活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2: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