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6175|回复: 79

【脱马甲】糖果的无尽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5-6 21:58 编辑

在夏日里,想念冬天的雪。

不会修仙,只是个凡人。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4-27 16:05 编辑

【热身】【热身】南国的孩子,思念太长,心之所向,寂静之夜 - 红颜诗国 - 《诗歌报》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shigebao.com.cn)

|南国的孩子|

停在北方的屋顶
云深处的信开始发烫
眼泪溢出缝隙,沿着故土的气息
流淌

我已久不叩首
僵硬的身体,弯不出思念的弧度
拔掉种在灵魂的刺
带出血肉,连着脉搏
颤抖。不敢回头,怕失去力气

我可以停留很久很久
也可以继续漂泊
无根的浮萍,在波纹中四散
这杯酒太苦
口袋里的糖果,早就吃光

与浑浊共沉沦
又努力抬头,不想将她遗忘


|思念太长,我不等了|

本想忍十分钟
发现一秒都忍不了

|心之所向|

不再试图凿穿距离
春是一场避无可避的相遇
如果连文字都无法描摹
口袋里蠢蠢欲动的风
不如拉直年轮
做一尾鱼
游入有你的河流
停在你的影子里


|寂静之夜|

倒满粮
给那只晚归的猫

它去撒野
我会周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4-29 09:06 编辑

【第一环节】麻锁链

1. 【麻锁链】某某先生的信箱 @【戏】荒

一封信,从冬天写到春天
地址,横躺在笔端
迟迟画不出句号,就当还没与你
告别。你看,时间都开始斑驳
我却守着无人的房间,不知今夕何夕

颠三倒四,横七竖八
勉强写好最后一句
而那些未尽,站在署名里
一会喧嚣,一会安静

在投入邮箱前,后悔
擦去所有,留下空空如也的
一张纸。褶皱,是来过的痕迹
你应该会懂

2. 滚烫 @【戏】闪

用魔法打败魔法
在黑白交接时,抓住那只试图逃跑的
蝉。制药,也是一种修行

坐在云端,垂钓
扔出的线好长好长
一头牵着四月的雨水
一头挂在天脊,引出一颗星子
滚烫。你也滚烫

3. 【麻锁链】傍晚 @【戏】萨拉

借三分晚霞,研磨
路灯皱着眉头
敬它,还有被它照着的
四月

坐在挂满雨水的花枝下
数路过的影子
它们都拖着长长的尾巴
把所有不开心,塞进厚厚的毛里

画一座房子
晚风是它的外衣
我捧着捡到的香气站在门口
等你告诉我
没说出口的话,有几个字

4. 【麻锁链】树夏 @【戏】无始

等晚霞燃烧千里
是时候,赴一场旧约

刚醒来的桥,抖落身上的雪
借悬浮的雨水,描摹叶的脉络
再最后一次,抚摸它们

我会砍掉那些枝蔓
任红色爬满肩头
捂住耳朵,就听不见哀嚎

修仙真疼
我宁愿做回一介凡人

5. |还没学会飞翔|(还没抓到人)

做一粒沙,在时间的岸边晒太阳
所有的光反复路过
我的身体在下沉

还有什么值得回忆
毕竟长出翅膀的又不是我

这么多年了,还没学会飞翔
只好在长椅上,跟着猫跳来跳去

等一朵花低下头,看见池塘里自己的倒影
天还没亮,灯光那么暗
老、眼、昏、花

已经很久没有讲一句话
大概,以后也不会再讲

6. |给多多的回信|

夜已咬住舌尖
路灯开始忽明忽灭
有只猫看了我一眼
它的眼睛里藏着昨天掉落的星星

可以开始准备
准备醒过来时,先说出哪一个名字
队伍老长
我有足够的时间
排好顺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4-28 13:08 编辑

【自言自语】写不好长的,就写短的

|苍凉书简|

指尖触及,是雪,在扉页盛开
青山为眉,时光封缄

|失眠|
一只猫在叫,一群猫在叫
太吵,睡不着

|暮白发|

你说你要染个奶奶灰
就可以比我先老
傻瓜,我不染发,也比你先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5-2 10:40 编辑

【第二环节】铜锁链

【你的背包】

|空空的背包|

唱着歌,从雨里走到雪里
四季不间断轮回,逃不出去

捡到的树叶上,有时间留下的文字
它说,任何眼泪都将灼烧出一个黑洞
怪不得这个宇宙千疮百孔

剩下的背包空空
曾经的名字,一个接一个风化
我想起你说过永远
嘴角向下,似无奈,又似轻蔑

还在下沙
还在深一脚浅一脚地跟着那条线
我知道这毫无意义
可这何尝不也是一种意义

|身体的另一半|

隔着墙,与一朵花交谈
谈新写的诗,谈漏下的雨
谈那只衔着梅枝飞走的小鸟

隔着墙,用灵魂描摹
你的模样。它安静地躺在我的影子里
慢慢嵌入骨骼,最终浑然一体

|肩膀上的指环|

醒来时,春已一树又一树地开遍
山也踟蹰,水也踟蹰
举着那颗星子,找不到归家的路

散开的鞋带发了芽
以月光浇灌,盼着结出果实
漏风的城堡,飘飘摇摇
墙外正下着无穷无尽的雨

还有什么可以相抵
岁月肩上的精灵伸手轻弹
有东西滚进土里
线已断
撕心裂肺的痛呛得我
鲜血淋漓

|陪着我腐烂|

你还欠我一场雪
这个人间,太空旷
填不满。烧光四季的颜色
剩一枚用旧的书签

荆棘枯萎
刺扎不破一层,薄薄的光
熄灭最后一盏灯,守着黑暗
长长的裙摆,从心口走过


忘记呼吸
忘记眼底锁着的那首诗
屋檐滴雨,没有一朵愿意分一半暖
给我。骨骼开始打架,无能为力

站在时间的中央,抱紧我
所有的风,是指尖溢出的音符
等着被串起,等着和我一起沉入
深深的海底

【假如爱有天意】

|天边那颗星|

要怎样才能触摸到落日的眼睛
高高在上,俯视着人间
俯视着匍匐在地的我

没有一棵树从我身边走过
四野空旷。就如那间老屋
里面装着整个宇宙
唯独遗失最初摘到的
那颗星

|遥遥相望|

隔着山,给春天写信
雨水不请自来,淋湿走过的每一座桥
云躺在桥下,朝我招手

时间是一朵花的形状
每一瓣都刻着一个路标
我站在起点,清点行囊里的鸟鸣
再过不久,它们也会成为
沙漏里轮回的沙

|学不会遗忘|

那就一步一步朝南走
别管陷在淤泥里的石子
它只会拉着你,一寸一寸地
沉沦

月亮那么圆
它的弧度那么完美
我努力收拾千疮百孔的世界

我已忘记怎么回头
是不是意味着
我终于走出了你的视线

|像周围人一样|

戴着面具和镣铐
安静地活着


☆★☆★☆★☆★☆★☆★☆★☆★

【同题】

|站在城外,你把缝制的短裤当成蓑衣|

一道闪电将你碗里的康师傅煮沸
四月的尾巴上,缀着你没来得及擦干的墨水
文字被绊倒,横撇竖捺散了一地

城外的那只猫,又来找你
大雨倾盆,么钱买蓑衣
不如套上新缝的短裤,好歹挡一挡
落汤鸡有损威武霸气

来者不善
你可以先发制人,作个不来的善者
以德服人
嗦完最后一口,你就是新时代的雷老虎

|沉沦|

选择坐回檐窗下,不惊动时光的弦
一寸又一寸地下降,直到贴近泥土
贴近沉睡的骸骨
不疼,无泪
用春光反哺冬日留下的余温

选择最后一个落日
射穿那座精心雕琢的堡垒
任齑粉覆盖每一棵树
别挣扎,安静地站在扉页的眉间

我会与春天告别
晚归的帆上,云烟浩渺
海水起起伏伏,荡尽所有的悲喜

将你和我绑缚
一起上天、入地
一起望住深渊猩红的眼睛

|不过只为一次澎湃|

已经记不得翻了几座山
日升与日暮塞满口袋

我是一个饥渴的旅人
掬不到一捧水
润一润破裂的嘴唇

从树下挖出的文字
一个接一个钻进掌心的纹里
年轮追不上它们的速度
我按住想逃的花枝
借一朵蕊心,酿一壶前尘
莫问

总以为听见浪潮汹涌的声音
大海的呢喃,忽远忽近

|泡影|

以沉默的姿态,等夕阳跳进苍穹的倒影
奋不顾身,换一圈漾出的水纹

灯与灯,隔着旧日交谈
它们也想知道,一首诗能烧出几层灰烬

重叠出一条梦里的河流
让它流过时间的每一个滩涂
此岸牵着彼岸
用一朵曼珠沙华,换一场电影,并
不让美人鱼去救王子

|消瘦|

在消愁的水里,寻找昨夜的一颗星
捞不出一段月光
淤泥很厚,站成一座雕塑

用仅剩的火,修补裂缝
风从一头吹到另一头
吞噬所有呐喊
不允许我,再发出声音

还固执地等着
等那座山终于走到我的跟前
我会与它坐在人间的峭壁
看后裔射落九个太阳
看岁月越来越瘦
看你我风化,不留一丝痕迹

|云霄中|

坐在山与山之间听海
涨起的潮声,落在耳廓
一波又一波
如无休无止的雨水
洞穿我的前半生

以远眺的姿势,遮掩内心的悲怆
夜不愿赐我一支歌
只能在石头的灰烬中
拼一枚音符,别在衣襟
好叫你知道,我没哭
我只是忘记怎么笑

还有多少句悬浮在云霄
巨大的机翼遮挡住光
我如一颗得不到偏爱的草
在挣扎中失望,在浮云跌落前
枯萎

|雨似急箭|

仰面,不躲不闪
用你看我的眼神,迎接这场滂沱
天空似被轰鸣撕裂
蓝色、绿色、红色,被征用
凌驾于世界之上,泼出一幅狂草
又轻柔地,如抚摸情人般
收尾

那些我以为的,并不曾到来
我的城堡依旧干燥
似要起火

|清白之年|

那是掌心生出的光
柔软地路过我的心口
又被小鸟衔去,落在开满花的屋顶
从此,人间只剩春天

漫长的午后,短暂的相逢
每一片云都藏着一个故事
等着你讲给我听

还有一捧遗落的雪
沉甸甸地坠在尾页
在句号抵达前,融化在字里行间

我们都曾孤独地走在空白之地
墨迹拖出长长的曲线
就像拥有过的那些春天

☆★☆★☆★☆★☆★☆★☆★☆★

【笑一笑】

|大义|
——一夜暴富,感谢飞机的无私奉献

缺钱
你说你要举报自己
奖金一大把,拿了都归我
兄弟,大义

可爱
一个可爱飞了,一个可爱死了
我说可以飞了,但别死了
你说就不,那样有调性
兄弟,肆意

灰机
指哪灰哪,灰哪指哪
东风快递,威风八面
别学短裤当蓑衣
兄弟,安逸

感天动地
茶代酒,敬你

【小资金】|40亿和20亿|

舍一身皮囊,换钱
纳米涂了一层又一层
只为关键逃跑时,可以隐身

载着五颜六色的小兔子
从一朵云穿到另一朵云
人间的熙攘,仿佛还在昨天
一睁眼,已换了世界

我们都在葬礼上走神
衣襟上别着的是,昨夜闯入的精灵
它的眼神清澈,就如那年春天
下起的一场雨

你说你攒了一百个亿
四十个给诸侯盖烽火台,好叫他守株待褒姒
白象考斯流行之王,飞给你一把秋天的菠菜
他说他的短裤也值二十个亿

而我抱着分到的二十个亿
满脑子只有一句
——土豪,大义!

【小资金】你究竟有多少个20亿

电闪雷鸣
他们瞠目结舌,我却泰然自若
区区二十亿,买不得一架飞机
还买不得我要的欢喜?
不过是再等一场轮回
不过是再淋一场春雨

我们都不知道
二十亿又二十亿
你的口袋里究竟装了多少个二十亿
世界与世界的壁垒岌岌可危
你合起书,用一块五彩石
砸穿岁月,还有流过岁月的
诗集

我还在读那封你留下的信
并假装没看见你正牵着小七
所有的流程都反复推敲
连同准备别再衣襟上的小兔子,都
洗了又洗

好吧,我承认
我觊觎的是那条铺满无价宝物的路
为此,我开始学习化学与物理
计算飞机的承重和轨迹
哪怕隔着时空,我也能借力打力

我曾在某处看见兔子和小七
他们背着你,一起看月亮看星星
或许,这才是你舍了一身皮囊换钱的原因

|我悟了|

推开牵手门,我终于悟了
卖一身皮囊赚钱,只为了让我见证
他与别人牵手

我是财迷,我承认
至于他,飞过沧海,穿越云层
用尽所有,恨不得昭告天下
身后,他与她十指紧扣

原来我也是其中一环
他用二十亿,让我演一个反派
好叫他的父母接受
这一场忠贞不移的感情
不可能分手!

牛皮纸很厚,人间值得
我抚摸口袋里还没捂热的钱
说一句——
般配!

完美谢幕
我懂,你懂,他们也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5-2 10:36 编辑

【插曲】五月的第一天,晴。

|轻波消了雨声|

五月的第一天,晴。
清晨之前,带着几声鸟鸣出发。整个城市半梦半醒,行李箱的滚轮摩擦着地面,声音在空空的街上回响。
你打来电话时,我已在车站等了半个小时。31路车迟迟不到,我只能与还没熄灭的灯面面相觑。
你问我有没有捡到你遗失的一张名片。我想起被我夹在书页的那枚邮票,有朵花静静地开着。
没有,我回答。
我知道那张名片。黑底,烫金字体。曾经我也有一张。
31路终于来了。车厢里仿佛下过一场雨,司机戴着口罩,后排坐着一个年轻的姑娘,她打着伞,塞着耳机。
我坐在右侧中间靠窗的位置。车起步时,有雨滴在我的手背。抬头,透过车顶的缝隙,看到有朵云在哭。

|旅行的意义|

在终点下车,换车,又下车,又换车,最后抵达。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面孔,还有陌生的天和终于不哭的那朵云。
紧张和放松交替掌控我的身体。直到我走进那间民宿,女主人摘下手套,她笑着说:欢迎。
整个下午,我都躺在院子的摇椅上。
女主人给我煮咖啡,陪我发呆。她说,每一年的这一天,只有你一个客人。
我与她只在每一年的这一天见面。她会空出所有的房间,只为了等我选一间自己喜欢的房间。
有时,我会睡在最里面的房间,把自己锁一整天。
有时,我会选择靠她最近的一个房间,晚上我们可以喝一夜,聊一夜。
她可以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也可以是我最冷淡的陌生人。

|梦是另一颗星球|

我在第二天的凌晨离开。
她似乎睡着,又似乎醒着。我们都没有说再见,因为明年的这一天,我还会来。
我坐上31路的末班车。还是那个司机,只是后排空空荡荡,没有年轻的姑娘,也没有缝隙和哭着的云。
下车时,司机叫住我,他递过来一张名片,黑底,烫金字体。他说,这是昨天他在我坐过的位置上捡到的,现在物归原主。
我拖着行李箱走在夜深人静的路上。滚轮的声音回荡着,我的口袋里躺着那张名片。

|经过的路都是必需|

不出意外,你在我家门口等着,并试图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我的家里。
你的眼里翻滚着我看不懂、也不想懂的情绪。我说,放弃吧,她不想再见到你。
门是个好东西,它坚守岗位,护着这个家和这个家的主人。你站在门外给我发短信,你说,我不信。
不信又如何呢?
我懒得再听你胡说八道。这些年,我和她早就不会再提起你的名字。她与她的世界,早就抛弃了你。
哦,不对,是你先抛弃了她。

|世界之外|

天气预报说,明天还是晴。
挺好的。
我和她可以看同一个太阳,而你,只能站在雨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戏】初夏 于 2024-5-5 18:33 编辑

【第三环节】金锁银锁
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可以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东邪西毒》

||曾经

下雨了,花开了
坐着,躺着

等日出,等日落
好像有很多事要做
又好像无事可做

||当

枝头坐满花苞
如一串青涩的葡萄
被风咬一口
一半扑簌簌落在地上,化泥
一半颤巍巍地绽放
缺口处结痂,骄傲如功勋

||不再拥有

山连着海,海牵着落日
无数的金色涌来
波纹一圈又一圈将我包围

站着唱歌,躺着思考
月亮不见了
我和影子背道而驰

||忘记

重新学习
在下雨时坐着,在花开时躺着
与日出同醒,与日落同眠

目不斜视,路过所有陌生
带回满口袋的鸡毛蒜皮


他们叫我西毒

1、我只希望他说一句话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嫁给他的哥哥,可能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我会嫁给他。
这也许是个误会,也许是自作多情。我曾经等着他告诉我,等着他捅破这层窗户纸。
可他一直没说。
所以我放弃了,我嫁给了他的哥哥。
那天他说了一句话,在我和他哥哥婚礼上。
我忽然就觉得,原来当一个人等了太久后,只会保持等待的动作,而忘记了等待的原因。
我没忘,但我不想他好过。
也许这辈子我都没得到过他,那么,他也别想得到我。

2、每次下雨,我就会想起一个人

一个很喜欢我的女人,一会不希望我离开的女人。
我一直觉得,就算我不说,她也应该知道。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不说出口,永远成不了现实。
她嫁给我哥的那天,我终于说出那句话,虽然我知道,这时的这句话,她不会答应,可我还是选择问她愿不愿意跟我走。
然后我就离开了白驼山庄,一个人。
每次我想起她说其他人没有资格拉她的手,我就想,是不是因为我离开的次数太多,这个世界的雨都下光了,所以才剩漫天黄沙。
我不想忘记她,我也不想想起她。

3、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

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后悔药,为什么时间不能倒流。
年轻的时候,我一直等他,他离开时,天会下雨,我和他说,那是因为我不高兴。我以为他就不会走,但他还是会走。
我高不高兴,都阻止不了他的离开。那么那个时候等的那句话,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或许还是会有区别的吧。
如果那天我答应跟他走,现在我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总想着一个人了,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每次我看镜子,镜子里的人都会告诉我,我输了。
我不想他也输了,所以我骗自己他赢了。

4、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我离开了客店,就像离开白驼山一样。
有些事情,可能要经过很久,才能想明白。我喝过醉生梦死,我做过很多梦。
我以为可以忘记,我以为的以为是错的。
那个女人死了,我的客店烧了,黄药师把许多事忘了。
有时我很羡慕黄药师,有时我又觉得记住才是我应该做的。
他们叫我西毒。尝过嫉妒这碗水后,谁都会这么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够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27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夏@初夏

一粒萤火虫的心思
点亮绿莹莹的盛夏
迷迷,离离
在瓶内迷路,在瓶外走失

那只少女的脖子
伸长白天鹅的瓶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戏]闪 发表于 2024-4-27 16:13
树夏@初夏

一粒萤火虫的心思

你退烧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27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麻锁链】只一念也挺好@初夏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63097-1-1.html
(出处: 《诗歌报》论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27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边,一墙之隔数十亩树林
我看着他们,从无到有

数年光景,已经五层楼那么高了
我越发喜欢到西窗站一站

这是少有的,与植物顶端青丫对话的机会
那些绿叶随风摇摆
却焕发着要比天高的神采

这个春天,困倦被两次电锯轰鸣声袭取
斩去枝蔓,他们一定很疼吧

可假如,我的灵魂也是一棵树
修仙,便要为自己拔刀

为了长得更高,为了看见远方的风景
为了,看见远方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戏】萨拉 发表于 2024-4-27 16:58
【麻锁链】只一念也挺好@初夏
http://shigebao.com.cn/thread-1263097-1-1.html
(出处: 《诗歌报》论坛)
...

只一念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4-2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戏】无始 发表于 2024-4-27 17:25
西边,一墙之隔数十亩树林
我看着他们,从无到有

别拔刀,我们有话好好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4-27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戏】初夏 发表于 2024-4-27 19:32
别拔刀,我们有话好好说

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2: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