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50189|回复: 199

<风山上,那一抹源自花蕊心的柔>(组诗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3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8-27 21:56 编辑

<山间手记>(组诗,修改稿)

<山间手记>(一)

<山间手记1>

山花干净地长着,蝴蝶把凉阴边翠拽来
忽然间时间很浅。我专注目光在岚气上
任曙飘过来它的密根,鸟儿蹲在
蛋上面看到孵化过的白昼另一面

鸟把风姿势压低
白昼其实已复瓣几层
成为林带隐花

水潺潺变换着诗意     
叶片边准能看到
凹凸不一风形状。我思绪
与翠阴交割成藤面,鸟蛋孵化时
山风在微笑上向我吹输白云
青色叶子被风漂成了长形白虫子

密林间,日又小又薄似黄也橙
诞生一片意境上青苍,叫天。已褐绿的风
变成白昼这边的人脸模拟景象

母亲带着山歌声过来,把溪云一片片扶直
它声音有了母亲身体的原色
比鲜花鲜三分的是她腋下线条乳
和墒的百分比。

大起来阳光哗啦啦下“雨”,原来枝条化阳光
走远了一只兽蹄,弄出些凯歌般散出声音
路中心,以点为面,弧化起来
想想温柔的阳光风凉着,我的情感雨凉着

<山间手记2>

小鸟柔于山丛,风无数,绿色
孕于光一丛一丛
沟水起哗

蝴蝶飞来款款,轻轻
她的翅膀很淡,白。哗
一滴露水打湿微风,没人知道
草木漏阴是一些羽毛状山蕨的飘

我指间蝴蝶在我小纹路里
也漏进衣巾里微光。香气散发时
我的肚皮长出草花,肚脐长出草花
死去母亲从我指甲缝再生,父打造生铁的光荣

此时,姐姐像山沟间水
一回流照花了脸
出嫁那一天她嫁妆连着陪伴
小姑娘咣咣作响

这一夜没有云,月光无缘
无故地过来

<山间手记3>

山间无风,山间蝴蝶起影
光从树丛漏下来半截、另半截短拂及了流水   
青的漏阴凉极的是小糯米汁流动,沟水
也哗着发现一只蜻蜓的感应

草木的七情六欲柔柔的轻轻的
你稍稍一动就有鸟叫起来
虫蹲在云的画笺上阅云兵

这山地的寂寞琴弦间半弧盘结在松花里
你想松花性情开的时候成粉形一粒      
一粒粘住呼吸,向阳性的宿水米粒珠
其实像露挂在荆条,小松针用微笑打昼鼓
使漏入微风
轻轻转动她发梢间生物钟

白昼呈晶体状
我们知道时间能分化出微形
也分化出水
只有这时延伸过来的风不老,山上的房屋
就是这些松针化的树了,就是这些青春化的松塔
花朵联姻着微风和我们的脸谱
把我们精神从提前取出声音存入磁盘
幻化滋养昼鼓边我们的听觉和悦极肉体

<诗点化山间生活>

风在外面披着鸟声,人群如烟
村庄柔软   叶子旁绿绿春润
一根小枝条划出花香上面圆的清幽

母亲的簪闪闪发亮,配和着蜜蜂唱词
袅袅父亲被烟丝缭绕   他的一滴泪水
扩大太阳成了绿风火引
青葱的妹妹嫁飘在云朵间成蓝
爱人揽住手风让青丝纹枕头
连着青丝纹替纯纯炊烟孵化

一节节花蕾香浩大、又精致
像父亲,像过堂的过堂风
走动的月屋外藕煤芯暖着钟晴

这时,你目光外的前朝明朗
精致的天将纯粹的鸟竹拽起
炊烟如人、她红极身体燃起另晓
石头间我乳名从青草里的我破衣砧声出
白蘑菇滑凉凉的云戚藏着指间太阳
或微型月亮袅香韭气息   谁的衰老暂
不脱病恙基因让袅袅狗吠连着花儿入悟

风,或竹迅速蹦出溪地长出。青青绿绿的你
引青青绿绿的屋入电影情节。荧光
恍惚得如人种在月山里咬缺梦幻
自动镶入另一细极肌肤和基因,不知不觉
染上俗世的清淡

<南庄>

那些风和鸟声包裹起来,你呈现出竹子形状
没有人打扰,你的感应在天空中的蓝
是一道人设    井水在流动温柔中呈现
诗意的响声,几滴苍桑分化道路的触角
坎坷,你斑驳的手臂成桶旁记号
长在扫平世界目光里

男人雕刻白天,女人在胸脯上过
男人的夜    一切景似乎都变幻着刀口上月亮
在天层檐楹间,云在说话,鸟儿看见
南庄正竖起在油灯翠柏窝里

南庄,我是你小男孩,看着母亲
年纪在衣饰上孵化,把长短参差的梦
刻画成落日的形象。在温柔了一刻的草声里
今夜此时,我是琴符,我是一滴星星
承接着山在白天的风情,雨露在夜晚
尘世的微甜

<花瓣睡时深红色>

露水稀薄,山风打湿枝条
深红的花睡在沟沿上

一枝青翠,用青春的火与幽互映
能看到手指间的阳光越发灿烂

上午正好,潺潺流水把小山环绕
指间蝴蝶变幻密林内阳光的深蓝
花瓣的梦也会是深蓝吗?这白皙
粉红的梦,一秒间随阳光射入
转淡紫诱着林山长短不一碎阴

花深红地带梦,把蝴蝶亮光推向某处
蝴蝶竟绿了,深蓝的先前景幻变为潺潺流水
在绿韵转动下,水奇妙地切换到远处
花的睡姿变换近处魔方,一个叫
“深红”的名析出梦清淡微笑

我的梦也如花梦,比深红浅
比绿高隐约的影子
我的梦相当于上午一片叶子
花的梦相当于下午花柄托
缀林山梦中萤火,烧着这些清幽
有十二个小月亮连着花片深红
光的层次析出露的百分比

笑暖着午诗意的光芒   叶片风析出
梦中褶层深红处酝酿云色   美丽的山
也载呓入花梦,童话的轻浮似乎是
另一方透水的旭在花梦底片里
哒哒哒响起来

<檵花开1>

鸟似隐着了,蝴蝶正在飞来
阳光安静地烧,小手指一动
檵花开了起来,露白,心黄
蕊头摇摇如鸟语,窄窄花瓣一片一片
白白地分割天空,妩媚是云

没有人知道这深丛覆阴水在流
水和着露珠声音就这么倒映出藤山漏阴
光一舒展成了蕊上细细而裂的瓣片

在溪水淡薄白柔的上方听到
风的嘶嘶声,檵木花声在开中出现
一一像阳光,鸟语另一种安静色
我只要仔细想象它会向山溪处奔去
长条、玫瑰样漂亮的荆脸呈现诗歌的近
而檵花是散文化的“纹”,环缕氤氲
若远看,如弯月,似幂钩,想象轻轻点燃

山林像马上就要稀释似的
这会你怎么也不会觉察出声。檵花开
这会,像日光照得不那么安静某处
突然伸出山中细露

甚至人无缘近着些山风,眼睛欣赏这釉画
心不由自主,喊出些肝胆混浊名号
世俗远远近近,俗花近近远远
鸟声锐化飘忽这精美的天空

这世俗一跳跃在花间,也俯手可拾
亲近只觉水一样细涌。这小小的智月钩啊
一一吞下月亮本身,吐出昼的光彩
诗意点化处的瀑布,在纹缕上析出山野哲香
暖极的花香花语。裂开的头颅是
我物化的人身种子

飘忽的影在造梦的虹处
我物化的色纹缕着斑斓世间
任鸟声附着在梦呓诡异近处
谁夜间享用自然

<檵花开2>

柔美身子柔美阳光,一切像风样子
天空晴明无雨,让忆念出风
指一动凉阴比花枝更长   檵花
凉感着光   岚在山上的思念和着晴流动   

蜜蜂来了,蝴蝶来了
在宿珠运作下蝶把花儿低垂
花片倒映着浅丛中的天   
微微的黄泛出蕊影   蕊间佛
机智虚化着这一口凉化晕心色
呵一口光气,蝴蝶动身去了前景

而蜜蜂运转山幽   
浅浅花心漾出一个‘蜜’字
蜜略多于虚化水影,忽悟出
这俗世间‘溪’白色语境

檵木花,打白花,那个骂我我恨他
她和童谣混同着一起走时候
那只蝴蝶成了花间童话。我的手指
一动把她带进檵木花童话王国里

<花与沙之一>

它们象两姐妹,陆地的云天上的风

没有人知道时间的触摸    没有人知道
托花的鸟声也是这么干净    凉阴晃来
让沙缩短伸长   这点点滴滴草木
发出的的哒哒凉热

松针垂下来滴滴嗒嗒
细辨那滴嗒的露幻出滑的山坡    我在山坡
这边看花赏沙,亲呼它们
拿捏着它们的名字

一睡醒来,天已变了穹苍
月亮弯弯地照着沙,月亮白白地照着花
它们人物化的肌肤沁透入彼此目光里

夜深取鸟蛋一枚,青白纹与鸟巢互影着肌肤

<花与沙之二>

花与沙,一个在云上一个在雨里
鸡鸣来临时花笑起来一种带气味声音
沙干净明爽从发潮中爬上床
看这浩月外长天

花若是鸟,沙便是风互相陪衬烘托
你如将鸟托起来,会看见风长出獠牙

在命运前方,我是一截短手指
把花与沙连缀起来,拽来长天作炊
浅浅的沟床有浪将它们掩饰
用上一个名字,将掩饰的脸当房屋
那朵花在檐檩间叫着斑斑驳驳的光   
笑一笑皱纹丛生

这是沟床,洁白的鸟蛋粒
洁白的星,上有洁白的花

烘干它们,与时光煣合
在钱的金属质地里转动着尘世
散发着气味,最后一点是沙的气味蕾


<题图诗>(二)

图一<回乡>

气流,人群,我是那个熟习的冬
以火车的声音拨动春天的抒情

人群慢慢坐在大厅,卷腿的思索让
怀念进入口袋又出了外吐的枣核中
乡心如水啊,慢慢变成一团
模糊气流,随冬花推向远方

而洁白的雪花也像这气流
掩映着思念越来越远铁轨
终渺成河流

如果有人把我轻轻一推
我从窗子里破空而出,长出洁白羽毛
把雪花和终点站一起的那个你
推向山脉,又变成山脉

在家乡,火车轮子被夜冻黑
而爱情灯火在另一扇窗
越来越亮
像候车室曾经白鸽子
那联想意象。

图二<空间之惑:时光里的你是你>      

时光机把你烘稳重
树让你长出可飞的翼

你现时在地上,像陀螺,像螺蛳
成熟而飘逸的就是这半拱地姿势吗?
你让你将远方无云地可拉近到近地处
于是你终在原点,又不在原点
有一个田水圈把你圈入山脉中
一条远方幻幻地把你衔接入家灯火

其实你的哒哒踩响过的近地空间如个梦
在韶华间,从前韶华锋利无比
你会比冬花还美,还黑颜色
攒着咱黄皮中国心   你可以把咱
中国的气象拉成万家灯火入意象之弦
由红红枫叶弹成你拥脉而泣山岗

指尖上的哲理由插入环形兜飕飕
沁出井沿抬头看到冷热气

图三<柔软>

你是那面镜子吗?女孩?
你看时,镜子和你互框着舌热

你从舌苔上起影拢腿长出风
圆圆月亮是灯光之火

燃烧了你的沉默,只是你还小
爱情还在失水缺忆的港湾

喊一下妈妈吧,让屋子动起来
你成熟后的人形就是这整间
房子灯火和爱情

图四<画中另有隐画>

啊,一外国人吗?
红红东方却有亮的黑发和不一样脸膛
我想象着咱中国青葱、成熟
指一燃烧,岁月和诗滚滚而来

古朴的房子,古朴的人和村
这太熟习了。要是从这交叉
错杂画面中沁出些东方哲理,让咱中国城市
长在那片广阔太平洋西部,用这
滚滚黑质地和深灰作陪衬的热土


<尖叫的铜镜>

铜镜里蜿蜒着一条道路

铜镜会叫,水滴下来稀释成了露
人们看到你悬挂在上荆树旁的鸟影

铜镜,铜镜,这么多年养着你,疼你
从你肌肤上取下一层细釉
又漆上香漆

有一天学会沉默,会把对穿我的目光
升上天梢之树,任云风干
那些言辞

醉了的时间终会开成花朵,颐养
在从前微笑里

斑驳,是色彩;剥落,也美好
而驳驳杂杂的我心
在风雨里飘游,唯等来春今生之诗意和欢乐

<记录这些年我的飞翔>

韶华不灭,灯火依稀
男人女人的脸创造爱情
我与草木混同着捕捉虫音
并把幽清点上灯火勾起星星之明

夜里云一层一层黑,我犹意未尽
这些年我在水边照镜子,只觉得生命力
比生活更叫人潇洒,但也暗然

它们象列雀之鸟一一暗然比风浅近
让我的飞翔具有生命代价与光华

我和人们唱歌的时候,我慷慨的脸来了
一千种履历变化我复瓣花腰身与触角

学习,高考,上大学,袅袅炊烟
师兄师妹的寺院道观纸迹书卷很轻
飘忽成一阵阵云梦之雨
润泽养育我书桌上目光

我的一个良宵夜,划起伤感
约上月亮之魂在船上喝酒
唱东坡的大江东去…

<手影>(看)

红花不是花,他勾了勾自己手指
呈现鸟声的影子型号

无法辨别草木,他需要一
个前置词,这时他的气息
比太阳高,他吸住手影上
精气向四周扩

他用一个夜晚把风和溪水喊来
变形的白昼像极了那座山
手影内是人类
的五种命运,吃喝拉撒读   
手影外是他个人
的学习,心得,击剑

他无缘无故
看见自己的五脏
五脏内(手影如)红日升沉

在手影的经略里
他提升别人的精气
疯,癔病。用自己祭灯
活出血的潇洒   点亮希望远方
照亮目前短暂的黑暗

据说一仙人羽毛一样轻飞来
稍稍一弹指,为他完成了
指尖上桃花梦
 楼主| 发表于 2022-6-30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7-14 17:13 编辑

持续中


<檵花开呀开1>

鸟似睡着了,蝴蝶正在飞来
阳光安静地烧,小手指一动
檵花开了起来,露白,心黄,蕊头
摇摇如鸟语,窄窄花瓣一片一片,白
白地分割天空,妩媚是云

没有人知道这深丛覆阴水在流,水和着露
珠声音就这么倒映出藤山漏阴,光一舒展成了蕊上细细而裂的瓣片

在溪水淡薄白柔的上方
听到风的嘶嘶声,檵木花声
在开中出现一一象阳光,鸟语另一
种安静色,我只要仔细想象它
就向溪山奔去
长条、成玫瑰的荆脸呈现诗歌的近
而檵花是散文化的“纹”,环缕氤氲,若远看如弯月
似幂钩,只要你想象就能越感觉到

岚在山泛动光芒,山林象马上就要稀释似
这会你怎么也不会觉察出声。檵花开
这会,象日光照得不那么安静
突然伸出山中细露

甚至人可以无缘近着些山风,眼睛欣赏这釉画
心在脏器下不由自主,喊出些肝胆混浊卓号
世俗远远近近,俗花近近远远,鸟声锐化
飘忽这精美的天空,这世俗在花上
也俯手可拾,亲近只觉,水一样细涌
这小小的智月啊一一吞下月钩本身,吐出昼的光彩
这诗意般点化的瀑布,纹缕析出的目光间哲香
暖极的花香花语:啊,我裂开的头颅是
我物化的人身种子!  飘忽的影在造梦的虹某处
此一时,我物化香花色纹缕着斑斓世间,攀缘在
鸟语诡异近处任谁享用自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8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7-14 17:19 编辑

持续中


《山上记忆》(修改)


时间让她弯曲,手指上天空充满花意
一朵山花的蓝遮了她的脸

蝴蝶在薄风上飞着溪水,蜻蜓在暗饰的烟旁飞动宿露

月光和美丽间云木拓宽,复制着美丽一起绵延向远

变幻的叶片绿正在失去记忆
内心里骚动滴嗒,滴塔
望去,有或多或少的奇妙一一
一些梦顺着影像流下来,向檐旁目光

这时,小母亲和她,把从前山间记号
与风香奇妙缝合在一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9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7-14 17:21 编辑

持续中


<一窝鸟声>

竹子澄明,阳光美丽
在东方,露水绿成绿色
一窝鸟声吱吱吱入耳如丝竹

天空在说话,山林在天空处开花
呀,溪水流过来了,白云咣当着风弹风琴

我眼晴里的塞却绽放出这黑夜里七彩光
把鸟身体里的迷在另一个白昼释放出来
蝴蝶却只纠缠着月山的记忆,那些奇妙
就如梦境附在昼的底片上闪烁着微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7-14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7-17 08:26 编辑

持续中


<无题帖3>

光分丫处长叶、鸟声,蝴蝶活跃起来,山上的翠在湿的春天安静,没有星星时日光景象是另一种味道

小溪在一段沟道上流,极小声让你触觉靠近藤,青青藤香是因为有蕾在跃发憧憬。小道上,风响响,看一个人举着钱币招惹枝条上阳光,我觉得年轻溪饿了,给它育了点土,香烟袅袅山这一祭,晨出来连旭十分活泼

一块石子打蝴蝶,它翅膀柔软,活水分成几路军队,一路近晨,一路近上午,各各军队侦探谍作是那蜜蜂,蜜蜂把枝条弄得很细,阳光下照,能看出它身上优点与蜂战略战术,沟打了一战,一些水段输了钻进绿阳光怀抱,而小蝴蝶当了爸,此时裁判是风坐在水口上,需另一个裁判判定另一场战争输赢。

上午安静,除了战争还有绿,还有露,还有花香风和风景,一个人在小道上走把窗帘移来,我破窗而出喊着树名,童年乳名。

整个战争一结束时,春天让覆盖,那些小道上人象枝条,花还是花只更绿化了,剔净喧嚣和凡尘之杂,小露努力往上长,靠近花朵,这太自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8-5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创作达人。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8-2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2-8-5 14:16
创作达人。欣赏。

烟姐姐,咱是小字号,得向前辈您学习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8-27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山上,那一抹源自花蕊心的柔>(组诗二十首)(原稿)
<无题贴1>

草木亮着影子,绿把蕊举出来
露水正在与光融合,鸟儿音美
象光,陷你入幻觉,凉阴

能想象早间的太阳,模糊,红得薄
象照鸟在树下方唱晨诗的样子

流水贴于蝴蝶的翅下喊花名
树丛挂满晴和暖,暖在山溪
与凉阴衔接十分美,简直可以把
那夜里星光轻轻勾勒出来

沟上方一个从前,跳出。人脸贴近
富质感叶子,忽然发现装着的鸟
风装着鸟,是蝴蝶在风中想笑
蜂在山峰前半睁看光,它的眼睛
想睡觉前可重复白天呓的重影

白昼散发气息
梢下面的花土地上面的人
呼吸着一些芳香景象

风对着溪唱光词的时候,我们把蝴蝶轻轻
拉来转换,梦在夜里庄下
忽然风呈现日子旁温馨画面感
露珠模糊浮动无疼感
凉比暖更香

<无题帖2>

山花干净地长着,蝴蝶把凉阴
边翠拖来
忽然间时间很浅。我专注目光在岚气上
任曙飘过来它的密根,那鸟儿蹲在
蛋上面忽然看到孵化过的白昼另一层

鸟找到夜,尽量把风姿势压低
白昼已复瓣几层
成为瓣弧上另一林花

想沟不深,水潺潺变换着诗意境     
上午浅浅地淡,叶片边准能看到
浅浅不一风形状。我思绪与光一样飘忽
与路边翠阴交割成藤面,鸟蛋孵化时
看得见藤间山风在微笑上向我挪过来
青色叶子被风裹卷成了虫,盐流出诗歌脸上世俗化的汗根

密林,日又薄又小似黄也橙
诞生一片意境上青苍,叫天。褐绿的风
是白昼这边的人脸模拟景象

母亲带着歌声过来,把山溪云片扶直
它声音正有了母亲身体的原色
比鲜花鲜三分的是她线条乳
和墒的百分比。

大起来阳光哗啦啦下“雨”,原来枝条化阳光
走远了一只兽蹄,弄出些凯歌般柔声音
路中心,以点为面,弧化起来
温柔的阳光风凉着,我的情感雨凉着

<花瓣睡着时深红色>

露水稀薄,山风打湿枝条
深红花睡在沟沿上

一枝青翠,用青春的火与幽互映
能看到手指间的阳光越发灿烂

上午正好,潺潺流水把小山环绕
指间蝴蝶变幻密林内阳光的深蓝
花瓣的梦也是深蓝吗?
这白皙粉红的梦,本不属深蓝
一秒间转淡紫诱惑林山长短漏阴
削薄削斜我方方天空

花深红地带梦,把蝴蝶反光推向远
蝴蝶竟绿了,深蓝先前幻变为潺潺流水
在绿韵转动下,水的奇妙切换到远方
花睡意切换到近处,云在坡滑滑地
变成湿镜呓    一个叫“深红”的名
从吻中悄然,析出花水月间清淡微笑

我的梦正如花梦,凌驾于光、溪风上
细看比深红浅,比绿高隐约影子
我的梦叫“叶子”,花的梦叫“柄”
缀林山的萤火,烧着这些清幽,有十二个
小月亮连着花瓣的深红。光的层次析出露的
百分比。请笑筛叶片上光芒
这时看到的风也酝着深红背景
美丽的山也载呓入梦,童话的轻浮
似乎就是另一面透水的旭日
哒哒哒响起来

<檵花开呀开1>

鸟似睡着了,蝴蝶正在飞来
阳光安静地烧,小手指一动
檵花开了起来,露白,心黄,蕊头
摇摇如鸟语,窄窄花瓣一片一片,白
白地分割天空,妩媚是云

没有人知道这深丛覆阴水在流,水和着露
珠声音就这么倒映出藤山漏阴,光一舒展成了蕊上细细而裂的瓣片

在溪水淡薄白柔的上方
听到风的嘶嘶声,檵木花声
在开中出现一一象阳光,鸟语另一
种安静色,我只要仔细想象它
就向溪山奔去
长条、成玫瑰的荆脸呈现诗歌的近
而檵花是散文化的“纹”,环缕氤氲,若远看如弯月
似幂钩,只要你想象就能越感觉到

岚在山泛动光芒,山林象马上就要稀释似
这会你怎么也不会觉察出声。檵花开
这会,象日光照得不那么安静
突然伸出山中细露

甚至人可以无缘近着些山风,眼睛欣赏这釉画
心在脏器下不由自主,喊出些肝胆混浊卓号
世俗远远近近,俗花近近远远,鸟声锐化
飘忽这精美的天空,这世俗在花上
也俯手可拾,亲近只觉,水一样细涌
这小小的智月啊一一吞下月钩本身,吐出昼的光彩
这诗意般点化的瀑布,纹缕析出的目光间哲香
暖极的花香花语:啊,我裂开的头颅是
我物化的人身种子!  飘忽的影在造梦的虹某处
此一时,我物化香花色纹缕着斑斓世间,攀缘在
鸟语诡异近处任谁享用自然

<檵花开呀开2>

柔美身子柔美阳光,一切象风样子
风吹在树尖飘出阳光,天空晴明无雨
让忆念出风,指一动凉阴比花茎更长
檵花凉凉着光,岚在山上的思念和着晴流动   

蜜蜂来了,蝴蝶来了
在宿珠运作下蝶把花儿低垂在枝条
花片倒映着浅丛中的天    微微的黄泛出蕊影
诗一样剪贴着美丽的晕心色,蕊佛机智
虚化着这一口凉化阳光,呵一口光气
蝴蝶动身去了前景

而蜜蜂运转山幽,它的声音和心思
凉极垫底    浅浅的花心漾出一个‘蜜’字
蜜略多于晕化水影,忽悟出这俗世间
‘溪’白色语境

檵木花,打白花,那个骂我恨死她
她和童谣混同着一起走时候,那只蝴蝶
成了花间童话。我人的手指一动
把她带进檵木花蝴蝶童话王国里

(看到此)

<花与沙之一>

干干净净地和风,干干净净地生长
它们象两姐妹,陆地的云天上的风

没有人知道时间的触摸    没有人知道
托花的鸟声也是这么干干净净    凉阴
晃来把沙辐短辐长    凉阴是风象风
这点点滴滴草木的的哒哒地发出凉热

沙身上有汗,花身上有光
松树的松针滴下来滴滴嗒嗒,咝咝鸣叫
细辨那滴嗒的露幻出滑的山坡    我在山坡
这看花赏沙,亲呼它们,爱它们
拿捏着它们的名字,在我热气中
与青白牙齿间缭绕,久久不息。

一睡醒来,天已变了穹苍
月亮弯弯地照着沙,月亮白白地照着花
它们人物化的肌肤沁透入彼此目光里      
夜深取鸟蛋一枚,青白纹与鸟巢互贴着肌肤

<花与沙之二>

花与沙,一个在云上一个在雨里
鸡鸣来临时花笑起来一种带气味声音
沙干净明爽从发潮中爬上床
看这浩月外长天

花若是鸟,沙便是风互相陪衬烘托
你如将鸟托起来,会看见风长出獠牙

在命运前方,我是一截短手指
把花与沙连缀起来,拽来长天作炊
浅浅的沟床有浪将它们掩饰
用上一个名字,将掩饰的脸当房屋
那朵花在檐檩间叫着斑斑驳驳的光   
笑一笑皱纹丛生

这是沟床,洁白的鸟蛋粒
洁白的星,上有洁白的花

烘干它们,与时光煣合
在钱的金属质地里转动着尘世
散发着气味,最后一点是沙的气味蕾

<手记之一>

小鸟柔于山丛,风无数,绿色
孕于光一丛一丛一簇一簇
沟水起哗

蝴蝶飞来款款,姗姗
她的翅膀很淡,白。哗
一滴露水打湿微风,没有人知道
山道上的草木阴是一些羽毛状山蕨的飘
喊云吧

我指间蝴蝶在我小纹路里
也漏进衣巾里。香气散发时
我的肚皮长出草花,肚脐长出草花
母亲从我指甲缝再生,父打造生铁的光荣

此时,姐姐象山沟间水
一回流照花了脸,一走动怀了孕
她出嫁那一天她嫁妆和陪伴使唤
小姑娘咣咣作响

这一夜没有云,月光无缘
无故地过来

<手记之二>

山间无风,山间蝴蝶起影
光从树丛下来半截、另半截拂及了流水   
青的阴凉凉的是小糯米汁流动,沟水
也哗着发现一只蜻蜓的感应

草木的七情六欲柔柔的轻轻的
你稍稍一动就有鸟叫起来
就有虫叫起来

这山间的寂寞半弧琴弦盘结在松花里
你想松花性情开的时候成粉形一粒      
一粒粘住呼吸,向性的宿水米粒珠
其实象露挂在荆条上,小松针打起鼓来
每打一下鼓就使这时涌入微风
转动松针发梢上生物钟


梢在上,白昼呈晶体状
我们知道时间能分化出微形
也分化出水,分化着我们的汗珠
只有这时起来的风不老,山上的房屋
就是这些树了,山上的青春就是这些树了
山上的花朵就是这些树了,我和这一些树
联姻,嫁给他们,把他们声音蓄入
我磁盘随时滋养我的听觉和精神

<时间里的指燃>

风在外面披着鸟声,人群如烟
大地上流动的溪白白如米浆,村庄柔软
一根根藤绞在花香上面    叶子旁绿绿春润
一根小枝条划出水镜里圆的清幽    小小蜜蜂
开动声音朝向蜻蜓和幽山间蝴蝶

母亲把簪、鬏举出来。父亲袅袅缭绕
的烟丝,他在一滴泪水上把阳光当作火引
妹妹青葱出嫁飘在云朵上,爱人揽住
青丝纹枕头连着青丝纹看炊烟孵化

这时一节节花香蕾浩大、精致
象父亲,象过堂屋风,象走动过的
月亮外藕煤芯灶暖晴

你指上的前朝明朗,精致的天空将纯粹
的炊烟拽来,红极身体燃起晓时临近曦火
我石头间乳名从玩皮青草里应声而起
人间白蘑菇圈从太阳时段的香葱里
袅袅脱去基因中病恙

风,或竹子长或短,青青绿绿
这电影里情节、荧光,恍惚得
如人种镶入基因,悄然不觉
染上尘世的俗淡

<南庄>

那些风和鸟声包裹起来,你呈现出竹子形状
没有人打扰,你的感应在天空中的蓝
是一道人设    井水在流动温柔中呈现
诗意的响声,几滴苍桑分化道路的触角
坎坷,你斑驳的手臂成桶旁记号
长在扫平世界目光里

男人雕刻白天,女人在胸脯上过
男人的夜    一切景似乎都变幻着刀口上月亮
在天层檐楹间,云在说话,鸟儿看见
南庄正竖起在油灯翠柏窝里

南庄,我是你小男孩,看着母亲
年纪在衣饰上孵化,把长短参差的梦
刻画成落日的形象。在温柔了一刻的草声里
今夜此时,我是琴符,我是一滴星星
承接着山在白天的风情,雨露在夜晚
尘世的微甜

<红颜诗国看图写诗>(锈水先生图)

图一

气流,人群,我是那个熟习的冬
以火车的声音拨动春天的抒情

人群慢慢坐在大厅,卷腿的思索让
怀念进入口袋又出了外吐的枣核中
乡心如水啊,慢慢变成一团
模糊气流,随冬花推向远方

而洁白的雪花也象这气流
掩映着思念越来越远铁轨
终渺成河流

如果有人把我轻轻一推
我从窗子里脱壁而出,长出洁白羽毛
把雪花和终点的那个你
推向山脉,又变成山脉

在家乡,火车轮子被夜冻黑
而爱情灯火在另一扇窗
越来越亮,越来越明朗
像候车室曾经那只白鸽子
那联想的意象。

图二

时光机把你烘熟透
树木让你长出可飞的翼

而你在地上,象陀螺,象螺蛳
成熟而飘逸的就是这半拱姿吗?
你终究在原点,又不在原点
有一个圆把你圈入标记
一条远方把你接过来

你的的哒哒的近地空间锋利无比
此刻你比冬花还美,黑颜色,黄皮心
也可以想象红红枫叶成了你拥脉而泣山岗

指尖上的哲理插入环形兜飕飕冒着冷气

图三

你是镜子吗?女孩?
镜子和你互框着舌热

你从舌苔上起影拢腿长出风
圆圆月亮是灯光之火

燃烧了你的沉默,只是你还小
爱情还在失水失忆的港湾

喊一下妈妈吧,让屋子动起来
你成熟后的人形就是这整间房子和爱情

图四

啊呀,外国人吗?
却红红东方有亮的黑发脸膛
我想象着咱中国青葱、成熟
指一燃烧,岁月和诗滚滚而来

古朴的房子,古朴的人和村
这太熟习了。要是从这交叉
错杂中抽出哲理,让咱中国
长在那片广阔太平洋海岸上,用这
滚滚黑质地和深灰作陪衬的热土

<尖叫的铜镜>

有光,也有人,铜镜里蜿蜒着一条道路

铜镜会叫,水滴下来稀释成了露
人们看到你悬挂在上荆树旁的影


铜镜,铜镜,这么多年养着你,疼你
从你肌肤上取下一层细釉
又漆上香漆


有一天变得沉默,会把对穿我的目光
升上天梢之树,任云风干
那些言辞

醉了的时间终究会成花朵,开放
在妩媚微笑里,在触抚手指间


斑驳,是色彩;驳落,也美好
而驳驳杂杂的我心“神马都已不只是浮云”
在风里飘游,唯等来春今生之欢乐

<记录这些年我的飞翔>

韶华不灭,灯火依稀
男人女人的脸创造爱情
我与草木混同着捕捉虫音
并把幽清点上灯火勾起星星之明

夜里云一层一层黑,我犹意未尽
这些年我在水边照镜子,只觉得生命力
比生活更叫人潇洒,但也暗然

它们象列雀之鸟一一暗然比风浅近
让我的飞翔具有生命代价与光华

我和人们唱歌的时候,我慷慨的脸来了
一千种履历变化我复瓣花腰身与触角

学习,高考,上大学,袅袅炊烟
师兄师妹的寺院道观纸迹书卷很轻
飘忽成一阵阵云梦之雨
润泽养育我书桌上目光

我的一个良宵夜,划起伤感
约上月亮之魂在船上喝酒
唱东坡的大江东去…

<手影>

红花不是花,山上有风在
游动,他勾了自己的手指
呈现鸟声的影子型号

无法辨别草木,他需要一
个前朝,并用碗击碎丁当
声的精髓    这时他的气息
比太阳高,他吸住手影上
精气向四周扩,精气蕊光
万点,符号飞溅

他用一个夜晚把风和溪水喊来
变形的白昼象极了那座山,也象
极了他这个人    手影内是人类
的五种命运,吃喝拉撒读   手影外
是他个人的命运,学习,心得,
击剑

他无缘无故看别人五脏
也看见自己的五脏

五脏内有红日升沉,月亮析银

他又无缘无故看见别人的精气
疯病,癔病,低血压与五指咬虫

他拼命地把自己身体扩张
在手指影的经略里,活出血的潇洒
用别人,也用自己祭灯
把希望点亮远方,照亮短暂的黑暗

有羽毛飞来,轻轻为他完成了
一个桃花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8-27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中


《夜鸟鸣中》

你小心走入醉果的家   
把露捧起   不经意碰见
火焰色春天一个夜晚  

而我在菜地边接近旋转月光   
发现母亲蹲成梦中一株逸烟兰草
夜安静呈现真性情中笑靥

《背对容颜》

你的容颜沁出清晰的蝶结上
坚挺的欢快   时间过滤后的微笑  
面向你家的树或朝向我屋后风
山体宽阔了檐上燕语   看见你红裙子   
我想扯一片荷叶盖住目光

夕暮到来时
月光会明晳如你蝶结上绾下风声
鸟在天空作最后一次美极飞翔
我们肉躯能到达那片时空正是
那熟悉的一声鸟叫之声

在肉体和灵魂的光芒之外探询
每一次体验都和我们肌肤一样清新
而此时,我却无法真正窥到你内心

《夜释放》

父亲从这条小路走成山上的坟
时间空了   母亲窸窣如细叶
擦动声让父亲重逸出生气
夜月明亮

幽暗地方呈现亮色
时间风一样快
过往笶容已不在露水上
我父亲的呼唤曾从山
对面摇荡的小舟泻入大河

飞鸟在山上橐橐橐叫起来
母亲对父亲穿透时空的爱
巨大而稀薄

《巢掠动》
1
巢像一束另类光芒
开阔地带的想象
是人目光任意一种缭绕  

孩子贪念中从时空升起   
明暗相间颜色是鸟身上羽毛   

巢取走    溪水流着潺潺好听声音   
鱼影和鸟巢,是时空对开着两朵花的接口
连着孩子欢喜在两端   

母鸟的深情由取走巢旁清风辨识
时光深邃而悠长    蛋重温着
时间曾积攒的厚度和热
2
鸟沉静时,一些光芒代替手指
随想象的到来,巢悄悄掠动
绿或红是阳光下变幻的水在襟处任意挥发

随蜻蜓一句暗示人类离开村庄出发
他们的奇丽想象一样白,在吉祥小路
变成缕缕上升云朵

多年后,鸟巢处簇簇生长花朵
已经变为红绿处盎然春意
&#655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0-5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中

《小时候岭上摘果》

透明时间里,太阳光一摄影
上了树的人一瞬间心思让照得明极了,也暗极了
树上人一时不动,淡淡影子不动,人眼神不动
阳阳在这边,点点在那边微高处。能看见他露出的一只脚,太阳光就照彻那微高处
山鸟已把头顶风景打湿,连光也一样
宿珠不再成悬挂状,它们溜进幽里似乎隔绝着昨夜枝眠
你在了微风下,把边枝略略挽起
那些果子笑着
在叶子屋里,大的如凉词,小点的如诗

人的透明压在树的气息旁,果小小的欢喜
露出了它的情感,这一粒清新,那一粒
轻巧,上下左右悬挂的脑袋黄灿灿的
小小眼睛不像蜻蜓那样复杂,你一读
能感到山脉甜甜意象

时间缓慢,由或厚或薄果叶交相覆盖
一些笑凉阴样被风丝保存
小果子沾着微光,让眼前景随色彩任意变幻

手攒着微风,树里阳光幽幽
光“细粉” 在树中辐射
漫漫的光,散散的光,顺着掌指
似还能看到他们摘飞的鸟声旁鸟影
迷人的幽带着湿响,哗啦啦就像他们的早餐
丫墩是他们的身形,悬着影子是他们谨慎的心
他们快慢摘着,各自不会分神
他们摘得一阵比一阵过瘾
枇杷一挨,阳阳和点点手就迎了上去
叶子中能辨出一些风的储存状,湿影湿露在缝隙中歌吟,枝的感觉是你的手让阳光一瞬间这里会暖起,顺着鸟声的离开,你译着你自己眼睛里温存
手搭叶掐着一枝尖,让外面的自然风能渗来。脚偶尔不稳,人当即移正一下
各个小枇杷眨眼骚动前,人小心试探它们的激动

跳出枝露出树侧的阳阳半眯,光线不时漏进他眼球
点点的心让明亮阳光,透成
光影波动、色泽十足一扇小窗
你沙沙在摘
叶配合着嘶嘶叫起,枇杷活蹦乱跳
快摘中,人差点点,会掉下树去
又让那美妙发声的一瞬反悟了过来

有声音从所在的岭另一边传过来,是一种模拟声。像风掀树枝那么样,一下子就飘到了这边

蛇坪岭那边有人
嗯,蛇坪岭那边有人
听,鸡公石那边也有声音
鸡公石那边也有人吗?
而声音越听越真,就是从鸡公石那边传过来的

我们从蛇坪岭靠我们所在方向上来时候,他们不就是奔那里去的吗?

像风,像鸟语,只有光在闪烁着感应
这野岭上,什么细节都有,你不认真分辨
仿佛没有,你一认真,它就从薄极山阴处
以声音方式飘了出来,借着阳光和溪水的映衬
一只枇杷啯地掉了下来,似乎有许多人配合
着他们在摘,他们真听得了鸟叫
在果子的微光中和飞翔的蝴蝶记忆里,一抬头
他们听得见风吹叶响声掠过岭那一边,有树枝嘘嘘晃,微风轻轻打开着心情,小鸟的飞翔落在一个小路上
他们又听见奇怪的古古夹着胡胡不知从哪传来那声音

看,点点摘得过于专注了,似乎在了
一根丫尖最上不觉得
由于光线,阳阳问:这上面那丫有多远?
点点看见了,答:只在你掌反背了看见吗?枇杷好黄

啊,这野岭,树主干的嘎嘎声,水激石声,蚂蚁掀朽枝擦着地进林声
仿佛又有模拟声音传了出来
阳阳!阳阳!阳阳没有开声!
点点!  点点!   点点没有开声!
一粒兜里石子打去。树外的飐丫,本让叶遮得远远的,这一打,枇杷颤了顫,闪在地上

阳阳哩!你要注意哩!那上面有朽丫!
点点哩!你摘得不要太专心了哩!

仿佛谁几声再喊起,音远散开,树丫模仿着阳光的小手,反背的黑阴处一簇簇叶便让仿真出来

他们两个全露出树外时, 一瞬间的郁闷泄出
这会,他们才看见他们不曾摘过清晰树顶

在树上,美丽可以叫起来
闪闪的枇杷光,黄黄的枇杷光
手指一捏,滋滋滋它向你直冒汁
它的隐香混和着迷人甜味一点
点呈现在你嘴唇边
富有灵气的光挤开枇杷暗影,骑在边叶枝条上
它们是一匹匹迷人小马或小鹿
引导你的手指一味痒痒

你轻轻动作花儿一样,舔着自己瞳的光辉
舔着影子散发出来撩人气息和枇杷色泽

一股股均匀的力,枝传送着力感
有时摘着摘着
回望头顶“扑哧” 一笶,笑出
整棵树顶叶旁小枇杷躲避山风看着他们

先前那些声音又传来
仿佛有全方位声音于岭各角落配合着被谁喊了出来
先前那些声音好像就在了岭那边,好像就在了岭这边,也好像是人心里那点臆念在逗

阳阳的掌围吹出一股风,问:有人喊我吗?
点点的掌围描出阳光飞翔状,有人喊我吗?
你干嘛喊我?
你干嘛喊我?
我没喊你呀!
我也没喊你呀!

时间就像被摘前的它们扪起的天空
又像他们两个无缝的心在快乐
诗意的水流与地面相协调
一些青翠想象或许就像一个月亮的夜晚
只觉小片叶子在风中摇来晃去

在另一些树上,蝴蝶看着山上的光送来些忆
蜻蜓的飞翔美丽而柔软

摘着摘着一停,人想象的屋子是溪和竹子
人自饮山木的‘幽’,用上月亮或太阳括号
把妈妈晚上簪声收拾干净

诗歌不短,一些果子像极了母亲呢喃
点点抓着鸟声的弧弯,这或许就是晴在山林
间意识的分化

仿佛有远音又呼过来:点点!点点!阳阳!  阳阳!
这回听清点好像是鸟叫,又好像是谁家母亲呼所勾起那点余音,点点再次把身现出,头张望着

越来越在里宿珠打破沉默,利用自己优势让身形变得光一样温柔,并从里面递出光和人视觉的读感。每一根枝条的美丽都成为阅读目光道路并绽放色彩

有时候也会觉得,你安静时没有声音的扩张,就像这些叶片本身
你按着一粒清新宿露,能感到邻树红蕊处嫩香开鲜

近枝是一种甜,布满平和身体时间
斜挂的鸟影长出果子的羽毛长出鸟的花朵派生的蕊,听蜜蜂的声音和情怀绕来绕去

摘着摘着,忽然从叶片上译出
鸟的声音其实也可以和这里叶子声音一样
由树里微风缝补,手指一上
你甜蜜的飘忽感就照出你的得意

你发现,短水处,蜻蜓来洗澡
树上凉气下降,柔风脚下
细微山光被你此时的欢喜焖成一把纯云柴火

而不远处,溪水流了又断
蜻蜓意象在溪流上面隐隐派生出
树上一只鸟窝

他们摘得真忘记了、此时、他们作为人类自己存在么?
蛇坪岭那边的人走了吗?
板栗堆那边的人走了吗?
这个野岭上,除了他们两个,还会真有谁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4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10-31 18:51 编辑

:花儿开的是孤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0-25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持续中


<尾影印>

微光的时候,看你
鸟儿媚美,天空也媚美
伤感在草上,微风轻轻地野
草和光它细绒上的滑连在一起
嗅传说,背对着春天的延神   
有松枝条咝咝生长
夜将在松针挂着天上层里

溪水一流,微风开了壳
再辨你。你的印象
连着沙啦啦,一粒一粒的
阳光楔在尾梢蕊,那花与花的相商
完美地和居邻小露融合
谁举起诗意构造小酒杯,醉着
蓝的臆念从暗黄映出溪水
旁展示小小风流

酌上酒歌
让传说的枝浅又浅地成为春天
让浅又浅的美丽茁出绿叶儿
绿叶儿返身入春、暖声音的光丛

我呼吸着松针之美
为一天的简洁奉献牺牲
让它们和风微醉地生长
一地的清凉引来鸟哗,云气也
延申而来   我的形象浮在水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0-31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2-10-31 18:52 编辑

持续中

>>花开的是孤独

1

红艳艳的鸟声由露水上滑出
孤独之媚由孤独之美洇衬
一些逗号,是溪水停顿瞬间
凉阴下的美人掀开层褶的肌衣
她光亮小手指捏着简洁的精致

2

红艳的读视呈现孤独
一滴一滴的沧桑柔柔地蓄在花瓣   
融和的此刻画满光之清美
那些街道深深跫音萦绕的爱
和暖得如丝竹

画面上的俏丽
饰出情怀的光泽
美人的娴淑
是丝竹间静态轻伤


3

没有风,阳光曦微
只有虫音轻轻地滑过来
花又红也绿,含着的苞儿
一使力气开于露水身上
那些山上的幽静呈现出来
让花开时的孤独一照
它浅浅的,黄黄的,时间来到上午
多了些影子的枝条上,你一摸
露水溶化了清晨,绽开影子都
是空了的缝隙,风乘势细沁成
阳光光洁的一面,孤独在开了
的瓣萼片,舒张饱满,从苞里
翻出尖喙啄开过层次,这外翻的花苞儿
代表着开的时间

这时,能看到松针条,像孤独韵脚
它融融的和谐让花朵的
孤独延伸出影子之外涵义

这影也清丽,经夜晚月色一散射
孤独小了,我渐渐睡到短露上
想象着天上的星星

半片的萼叶,还挂在这孤独的绿点上
蕊还伸张着初势,花淡红的多了
些生气

月亮欠过松溪,夜鸟声蓬松松的
把人辨了又辨,才发觉世纪
属于这时间

孤独转变成,浅浅的
忽而蓝隐隐的
绿多了条条纹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真能写,能量满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光小指 于 2023-1-31 18:43 编辑
苏紫烟 发表于 2022-11-2 15:53
可真能写,能量满满


鸟儿绿的时候,山风正湿,花朵印记是
阳光的新晴

小道上的脸记住山青,将湿诱入锦绣
诱入流溪

鸟声音的颜色让光泽晒干,顺着夜晚
上升

谁把自己想象放入思里,压缩,拉伸





从姐姐锦绣里学到几招,技拙,姐见笑了
多关照呀。不然,我还不知何处
入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4-7-12 23: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