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1075|回复: 22

【脱马甲】陈贞慧+瘦而不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3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慢走的云 于 2020-12-23 19:41 编辑

主演登场,摇头晃脑,粗制滥造的开场白:


【口占一绝。真名士自风牛】

江畔春帏意兴无
门楼过处百花撸
是真名士自疯狗
只把留都作废都

【雨中花慢。桃叶渡】

雨箭轻飙,轻舟去往,惹人假借歌喉。想紧邻就是,孤影眉楼。只叹难留旧貌,依稀如是悠游。十年土室,掸尘复访,妄报空搜。
酒媒花妁,都是传说,无非似我空勾。才至此、乌云半卷,玉面窗头,咏絮不输李杜,波横远望沙鸥。金陵望断,寒烟鸦片,几度能收?

【鸟枪换炮。若揭】

落定尘埃鸟?问眉娘,平生艳事,忍将勾掉?人到楼前门依旧,且把貂裘当了,来一个,鸟枪换炮。人狠波横应见惯,怎肖他,覆雨翻云造,词与曲,两相校。
错穿莫怕他人笑,看江上,箫鼓灯船,几家能效?得似八十高龄妇,更不如今年少,大碗上,放声言笑。廿载烽烟承一诺,盼乌篷船影美人靠。置此信,倾怀抱。

桃叶渡

被一场雨突然淋湿。我的狼狈相
彰显现世本相
我张口结舌,就是这世界发不出声音
佳人才子乘船远去,江上演奏幻灭的神曲

不可能有一艘船缩进眼窝
而后泪般溢出
飘荡也不会永久框定到一幅画中
你的秦淮河,我的大荒山,永远不会相逢

渡头有人等雨,船中有人找死
雨来扑灭万盏河灯,摇橹的船家摇着醉客
桨声就是对一条河水最好的祭奠
名妓从良,就是大好河山隆重的葬礼

桃叶渡无人可以渡过去,哪怕身轻如燕
小如一叶。我的马蹄将止于水声
而后就是永久的沉睡


若揭

红盖头掩住过往
艳遇适合雪地里撒野
阴差阳错,阴谋阳谋
阴阳两合都是春风写就的剧本
燕子笺夹寄一只死燕子
是你从遥远的地方送来的恐吓信
灯花爆燃
预示远客将至
白天来,你带着刀
夜半遇,我薄如一张剪纸

我本佳人

秋波横波都没接住
一条江白白流走
北固山是个提不得的去处
山中游客得了厌食症
一个个被风吹来
不等围观,又被另一阵风吹走

公子一路拖延
未到城门,船搁浅,城中宵禁
满街烧烤味道
纸糊的西窗与佳人
都有点心急火燎的焦糊状

真名士自风流

燕子矶、牛头渚,都可作为爱情的信物
飞来峰更可作为我们游弋的地标
航空业发达,空姐是天空上的云或者
新一代艾丝美拉达,我们扮演末世公子与现代纳兰
无非要让艳遇成就卑微的史记
我的活动轨迹公诸于世,昨夜买醉芳邻旧事
今宵帐醒青浦江头,都是在话别。话别,话别
几万吨江水话不完的别
然而大雪将至,你我都会在一句话中动弹不得


桃花儿开了,卿何疯了

折只纸画船,先从舷边人儿折起
凝睇远眺,看见岸上一阵阵剧烈心痛。娘子
请随我逃离,盛世乱世都不是爱情的归宿
你若爱我,就模仿一尾鱼
仅维持七秒钟记忆。脱一件亵衣
揭一片鱼鳞。疼痛延续,冬日漫无止境
江海浪花,都是鱼的眼泪。还等什么落日沉入江心
纸船明烛先烧起来,冬月正好冬泳、潜泳
水中抽出锐器,凿你船底
腊月借东风,吹开两岸花苞。八艳都在谢幕
何不走在她们前头


双十二,正巧遇见你


天气雨夹雪,算定今日暗藏巧遇
零下一度,你被冻醒
零下四十度,你被冻死
关于金陵印记
大多是些阴沉日子
王气暮气同时流淌在江门与脑门
单车斜靠灰楼墙根
公子摇着折扇,俱为往昔
十二月十二日,淘宝订购的汉服寄到
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曲唱罢
马上转场去另一个酒吧
请别骂这些歌舞升平的推波助澜者
卖唱为生万众瞩目,也请不要眼红她们
转角遇见SHE,是我等的运气
今日何日?事变之日
狼烟擎着鲜亮旗帜,急就章写着名士自诩
且来醉中看一场花事,浮三大白
下扬州,过吴门,访董小宛,遇刘小慧


郎心如花,郎心如铁


花的心,藏在蕊中。还是三十年前周华健
嗓音含有旧烟火
嘴唇薄如铁片
写两三行字,不说雨打风吹去
也会被格式刷刷去。今日诸事不宜
歌卡带,撕拉撕拉的像某人呲牙吸着冷空气
当年广州买回的卡式录音机
覆着古董般老派的灰。“日立牌是一大机。”
听不出是日语还是粤语
山花开在岭南,人在菊后幽独
郎的心自是不古。京广铁路拖着沿线的小村子
有的覆着雪,有的裹着雾
沿着铁轨步行,必然是个疯子
侠客模样,一脸霜色,茫茫九派敌不过一人孤独的旅行
如果南风起于冬季,希望吹来一个邓丽君
齐秦式的北方狼,就免了吧


《一场雪可以见证》


腊梅开小的花朵,山寺旁丛生
每日检视,树医生祛除树木的病害
同时也被树木治愈
爬一步梯子,上一层楼台
我会看到远方的雪与发呆的美人

美人不见迟暮,整日写梅写兰
春天写酒拙政园,一块中空的太湖石
每日皴染,愈发被写得瘦骨嶙峋

是时候打包一场雪了
江上孤舟,山外小路,前有荒村野店
后有被冻住的蝴蝶


如云飘过

写首没有云的白云诗,刹那风色
围住秦淮河上一只画船
心形云朵,写就魔幻现实之书
我心驿动,你将看见天上的孤岛与城垣

眉楼前徜徉的酒客,都是佯装的
冠盖如云,你只看见冠盖
看不见冠盖之下闪烁的脸孔。我们卑小的善良与
小小不屑,都将背上薄幸之名

世上险峻,山中逍遥
奇葩总在幽独之处
隐士入城,遵循一条游击路线,打得过就打
打不过就跑。趁火打劫
抬高美人身价。压死骆驼的不是稻草
是它自己身上的一根毛

快雪时晴

美人晾在一边,郎骑竹马,骑骆驼,骑白云苍狗
晚来风急,脊背发凉
下半身发凉。还需拥炭火,温一壶酒
想雪铺在遥远的月光下,想它们有一致的寒冷与拥挤

无书信到达,无邀请,无杯酒故人式的问候
高铁雪夜出发,只差一张车票
成都东与杭州西,走着大批的陌生人
我们要去拜访一位叫艾兹拉庞德的老家伙
面孔一闪,像六边形的水蒸气

在广州地铁,也可以安排一个北方小伙
唱发如雪。日赐一书的时代已经结束
我们也无需为一封迟来的书信按捺住狂喜
也不会为转瞬的天气变化
专门指派一个信使,于风雪间隙,徒劳地往返


离地三尺,住着我们不接地气的爱情。@瘦死的骆驼君


筑巢,引凤。拙存堂外晃悠着吊床。啄木鸟殷勤
像个园丁。水绘园里,君有木可栖,号巢民
那时候你还年轻,心爱丘山,丘山也爱你

树洞里住着,不一定就是只鸟儿,不一定要唱歌
不一定非得捂着胸口吐血。林子大了
什么鸟都有,啄木鸟罹患头晕,杜鹃夜夜叫着心口疼

请忽略身边另一只鸟儿,每一只鸟儿
你的志向是听诊每一棵树,请扪击它们,猛击它们
叫一片林子醉鬼般醒来

编织鸟窝,如同编织一段韵事。比翼鸟凌空
我们不接地气的爱情,记录在每一个被凿穿的树洞
望向空中的眼睛,会看到明晃晃的雪
谎言般盖住你我的旧屋


表白

人人心中都住着一个乱世。越是试图表白
越是表述不清
一个朗诵者站在前台
不知所措

年度最具特色的几个面孔
即将出炉
一张男人的脸,将被评为最粉黛的一张脸
所有脂粉都在风雪里凌乱
拿着剧本,我们都念错了台词

伏身于人世,我们不一定认识人世
与谁一起,我们都孑然一身
尘埃本身并不发光
一粒尘埃看到另一粒尘埃
以为是自己照亮的,这是多么大的误会

金陵

江南人不习惯骑马,秦淮河上
多为迟发的慢船
刘小慧沿着河岸走
感觉走在一个错误的地方
江水潭水般寂静
她看见挹江门,甚至城门口拥堵的雪

乙酉6月,江南已经入梅
阳光并不刺眼,一只画船停在对岸
船舷边站着侯方域
夏布长衫,全身都写着倜傥
另一个呕吐的人
看不清面容,凭常识判断
他应该是喝多了

没错,这就是金陵
六朝古都加国民政府,风流蕴藉的
悲情城市,阴郁、伤痛
刘小慧的漫游时光
猛醒于一只马瞳
她看到河堤上一个骑共享单车的女游客
那么年轻,那么孤独


名角

要把一个故事写得更像个故事
必须加入几个人物
人物还得有个好听易记的名字
比如刘小慧、马小六
他们多么普通
每一集抗日神剧都少不了的汉奸翻译官和
清宫戏里的宫女
“吃你几个瓜怎么啦?”
记住这句台词,就等于记住了马小六
致于刘小慧
她跟着江水去过石头城
不捧,也是会红的


《独不能》致冒襄


庚子,12月21日,冬至
公公节。羊肉宴接近尾声
补足身体的热量
每个人都举着酒杯
我们尽力扶住一座危楼
给一场宴饮一个交代
然后沉默离去
身后的瓦砾砸死了谁
暂不理会。等来年春尽
再写一篇悼词
被一泡尿憋死的爱情
不必写得那么壮烈
影梅庵外衣冠冢,埋着二八芳华
自然会有旧时衣冠
在晚风中燃烧,与绽放
为死去多年的人补办葬礼
足见一个书生的执拗
花开,雪落,一年年往复
足见天地的执拗
很多人宁可被憋死
不愿吐露的那一个词
可以叫做大雪,也可叫做木头






【】如是之约

南方习惯飘来荡去的云朵
习惯在温和天气里
带着肥啾,去寻访美人
习惯早春的寒冷
托着几树梅花的艳
今年冷空气南下,有些早
有些突然
乌鸦模仿马群
乌云下露出的脚趾
像马蹄铁
一万个不习惯
一万个抱歉,我被这少见的风雪给吓住了
如是之约
信纸上要写上怎样的辜负
请原谅一个胆小的人
那么怯弱,又那么贪恋风尘

【】独不能

醉酒就是把吃下去的山河尽数吐出
然后说声可惜
上好的猪蹄
就这么给糟蹋了
酒不可独酌,猪蹄不可独吞
所有领悟
只在酒醒之后总结得出
并不能代表一个酒鬼的翻然悔悟
独善其身者,被孤立
被一个时代所共弃

【】一个月的消磨


说得很好。消磨
搜肠刮肚想不到一个准确的词
可以概括时日
北边两座著名的山
一天天失去抵抗意志
山中落木
可以说成是季节丢下的粮草和兵器
在偏安的南麓
楼台于缓慢中失陷
我没痛快的唱完一阙宋词
一个月了,一个罹患便秘的人
整日小心翼翼的邹着眉头
看似有了不得的郁结的心绪


【】36度5


一个人站着,就是一座歌楼
少年听雨,中年听雪
你听着自己帘幕里的回声
骨头空洞,经不起这些一再的击打
换一种方式
我们栏杆拍遍
为雨雪中或走或停的人
献出一座恒温的歌楼

【】弹一首肖邦


琴曲低回,肖邦在沉睡
城楼失陷在冷色调里
天才耗尽一生狂热
花腔女高音坐在马车上
绕过一个个低头走路的陌生男人
这些人数过的街灯
比你错过的剧院还要多
意识清醒者正在失之交臂
浑噩的人却满怀热望
赶往下一个剧场



《湖上草》

打开是一部诗集,所遇皆为晴天
在湖上,你行笔迅疾
收尾手臂上扬
最后一字落在仄声
丝质袍袖下滑

那时候光线真好,湖水闪亮
返照到我脸上,我想我也是个幸福的人
女人的气场在于她的光彩
能照到多远,能照到几个人
被照到的男人,说瘦,就瘦下去
说渺小,就渺小。由此
湖畔之草,都找到合适的注脚,或者
他们本身就该成为一个时代的注脚

《红包雨》

全世界的色彩都集中在电视里
红包雨密集,没一个大的
雨落在湖上、树上、街上、房上,全没有声息
但是我还是要模仿一个赶路的人
静悄悄的没入夜色
赶在0点之前被一盏红灯截住
所有呼叫刮起飓风,我与你咫尺或是天涯
这一刻,都不需要表情



《桃叶渡》


隔岸有酒、有风
有美人。歌吹两岸,一切都在缩小
山前白鹭飞
没有一只能飞向我

画舫退回为蚱蜢舟
浮槎来去,载着琴声
我将醉倒于虚拟的春风
而后在更鼓残声中猛地醒来


《若揭》


翩翩佳公子,走在陌上
头插野花,心头插着一支冷箭
我将与大好河山为敌
与歌舞升平的秦淮河势不两立
此后将是醉生梦死的活着
满怀遗憾的走遍
你的万水千山


《卿本佳人》


炉火拨旺了
一百位歌姬前来相会
卿本佳人,奈何畏首畏尾
是酒未下喉
还是曲栏太过曲折
看吧,日光乍泄,花木扶疏
回廊幽深处
走着一头浑身斑点的豹子

《真名士自风流》

你所期待的快要来了
冬至、大雪,残山剩水
一切堆叠与拥堵,都会自动送到门前
瘦骨嶙峋之人
犹自敲打出金属声
我将模仿詹姆士手鼓
旷野遇见旷野,楼船遇见搂船
无垠天地
往返一个托钵僧


《桃花儿开了,卿何疯了》

好事儿成双,卿何孤独盛放
刹那春风吹过半塘
泥做的酥了半边,水做的自顾东流
古今一叹中且让我点这绛唇,郡亭枕上
画一幅地图

云游未归的是雾中鹧鸪,蓑笠之下
有耕田的老牛
江南半壁,教坊孰少颜色
布料裹着冰凉的玉体
染坊开在一壶酒中。红极一时的是个疯子
踉跄花都,穿梭大野
追逐着每一朵凋谢的桃花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水绘园》

心若未死,水会长出一副骨骼
死去的城池足供描摹
当有亭台宛若当年,临水轩窗
寂寞刺绣。一杯酒
足够吞咽半生。梁燕生就他乡面孔
年年花发,照影人儿
一拨拨离去

你若弱冠,就请尾随四月桃李
走在一条青涩的路上
你若老迈,就请卖字沽酒
写一段水声在烟波江上

《燕子笺》

轻飘飘的画船正在远离,几只燕子
沙画里飞出
我的信笺上不着一字
轻飘飘的旧时光,是一个歌手
几十年的措辞
南国天气,雷声滚过冬日
如果逢着一个玄色身影
请别问它系出谁家
没有谁终生保管
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通信地址


《春霾》

有人打马,有人关了柴门
采砂船在停江上
早起的人就这么有点失望了

梅花没去看过,想来也是蒙上了灰
传闻真假,先这么放着
关于三百多年前的两个人
如何遭遇了雾霾天气
想来他们应比我更清楚

《潮打城还》


借一面城墙写冷漠
等我们不爱了
乘坐过的小船遇见潮水
就寂地寞退回
在夜里,江水什么颜色
海就什么颜色

三千里外,有人为看更亮的月光
而堆一个雪人
我们学会返照之时
就不再动容

发表于 2020-12-23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才两个马甲?我咋有点不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嘿,死老鬼。记得你跟我抢过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3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瘦】死的骆驼 发表于 2020-12-23 19:41
嘿,死老鬼。记得你跟我抢过妞。

没抢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才看到开场白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哥反串了?两个马甲都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3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20-12-23 19:40
你才两个马甲?我咋有点不信

还有五个,打酱油未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3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月宛初 发表于 2020-12-23 19:47
云哥反串了?两个马甲都好看

没反串,两个都是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3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瘦】死的骆驼 发表于 2020-12-23 19:43
嗯,才看到开场白不错、、

咬文嚼字、秋波乱甩,就是没泡到妞,惭愧、惭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主演一直关注呢。唯一的一个主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爷子,你可真狠。你嘛时改唱古韵了,还蛮好的
以为十四爷也是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把写的字,老有味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主角诶,给群演签个名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千年老妖的风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23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依然老牛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1-25 05: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