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报》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中国网络诗歌年鉴》常见问题回答论坛建设基本法案《诗歌报月刊》在线阅读
查看: 326|回复: 36

[其他] 数点2020发表在《诗歌周刊》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9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哑榴 于 2020-11-29 13:29 编辑





锈钉

哑榴

它曾以血气挤入真理之腔
它如今瘸了
打不进一块烂木


想到木箱里
碰壁的几根
弯曲的,断裂的。有话要说


时髦的,锃亮的。齐刷刷
拼凑起来的人头
根本找不到一根可以穿透
自身的懦弱


勇气可圈可点
它们,穿不过一层薄铁皮
甚至一片羊皮纸

一些硬度,由另一些元素构成
像一个人走到另一群人之中
遭遇
钢铁般的意志,血,火,洗礼


在一只敲击的榔头面前
你会觉察
那几根弯曲的,锈钉
不断深入人们内心的,距离


也像历史,跪着
不断锈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20-3-27 12:31)




https://mp.weixin.qq.com/s/NJBt0TdDErcGvgm2nLQSxA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诗五首


哑榴



经过之地


天空虚无。消失的灯盏

从污浊的氛围里

踩出一条莲花净道

油墨的,清香



雪枝


雪霜压条,压弯了腰

何为悲伤?白骨献花

何为欣喜?白骨献花

繁花落尽。白骨现



融冰


垂露在朽

那骨头枯朽之前

敢与砍刀比韧劲

只等那春风来拆



被爱情洗过


世界被雨洗过

少女的发丝被香草洗过

兽皮披着白光、多么干净的皮毛

风,烘烤着一张潮湿的纸



蜕变之旅


蝶弃了一只旧袍

穿上丝绸的春光

她会情不自禁吻住他。忘了男女有别

与子同睡一枕松荫、同卧一壶山石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20-4-16 21:35)



https://mp.weixin.qq.com/s/ems5jwywvp3tvpq-UtmwH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


哑榴



一双眼晴含着泪水
如此明激……如此令人欣慰

我从她眼里看见个小瞳人
看见了我!那就是我!……

我曾被风沙掩盖着,干涸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20-5-8 20:28)

https://mp.weixin.qq.com/s/tFc0LNx2Bz-BjjE9v6Z-q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微诗五首



哑榴





一个人



幽冥的门扉

倏忽洞开。瞥见

那么多打着死结的人

背靠着背手搓着手

解开无形的绳索





黄昏的火车



落日

踩着他的一根肋骨

横穿铁轨

捎去支离破碎的梦

远方似醒未醒





古老



不朽的故事被黄沙掩埋

昭示繁华,云烟

宽阔的背脊

挺立着漏风的城墙

一脉相传,唯有乱石垒起丰碑





木锲子



它经过

狭隘的胸腔

扁扁的



反复练习削尖术

终究打入到另一铁质圈子





生命



一小罐密封的氧气

一小袋血液

四处谋生

容器就那么大,穿过盘根错节的社会

磕磕碰碰。外形是次要的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20-6-3 14:49)

https://mp.weixin.qq.com/s/ZbD_H5VRrEFGpT8a0CiBj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微诗四首


哑榴



会议


缩着龟头。这一群人

夹着短短的尾巴

猎人缴了械。坐在

圆桌会议旁


听说一头母熊刚刚犯了贱



天堂就在那边


阴郁、垂死的灵魂,躲着

听见隔壁传来英雄的赞礼

他也想坦胸露乳去表白行程

漏下胸口的疮疤、染毒的肺叶

痛痛快快活过几日



麦子熟了


大地与天空对接之日

星辰不再指引孕穗灌浆

不再躲闪

一望无际的麦浪,追逐



另一边


他惯藏于镜子后面

随时,拿走一面遮羞布

光,从镜子表面反射、撤回

只留下一群看不清“丑恶"的

模糊的嘴,脸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20-6-21 05:51)

https://mp.weixin.qq.com/s/LBrhyJKfAaxOIF9nXrZZd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二首



哑榴





青草的向往



拥塞的、贫瘠的。草们一脸逼仄、疲惫

这沃壤。像我的温饱诗

找不到新土

只找到蚯蚓,一片落叶

甚至连一片腐叶也找不到

只找到绝望的,窒息的,狭小的立足

连一滴雨珠也会拼抢得四分,五裂



若是岩壁上的,一株

她拥有整个山岩的丰沛、厚重。蚀痛

山的裂隙里,她竟立住了足

拥有令山石倏忽崩塌的元素

像一朵,高处的,流云





土地,或天空



生长白发的土地

一茬一茬善良

在天空下佝偻着身子

手捧泥土

肤色金黄

白发凝结着露霜



天空高不过衣、食、父母

舌根下

“诚实"的籽粒

落入尘泥

便长出眼睛、鼻子、耳朵、嘴巴

手、足。与泥土一脉相连的器官



这是生长艾蒲的土地、河流

这是生长《诗经》、《离骚》的山野、家园

石碑上模糊了祖祖辈辈的名字

空气里都散发出他们遗留的讯息

博、大、精、深

充盈一切血脉,心脏

浇灌梦想、诞生神话



大地逃不出长满老茧的掌心

手中的石头

像一天比一天增重的花朵、婴儿

磅砣称量出心血的硕果

切断脐带、漂向命运的运方



乡愁

切割一次。天空痉挛、倾斜一次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pVbj5s_r2o0YKvfJvnKhc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哑榴 于 2020-11-29 12:51 编辑

诗三首
哑榴
灰烬
它熄灭了。不止一次对我说
还亮着

一些打劫的火焰
或讯忽的火星
继续寻找夸张的风
吹过来的理由

它的骨头碎成碳、裂成泥
与草灰、黑色的石子、绣钉
混合成一种新的可熄之物
潮湿的垃圾
也可以再一次烘烤、燃烧

即使是一缕轻烟
足够支撑一个火星继续活下去

遇见风起
几条鱼,被掀到半空
说话

挂在枝丫
断壁,残垣。一只鸟
试图站稳

一只鸟跌跌撞撞,掠过
长长的
风的走廊

甩出长竿的人,将长长的鱼线
没入风的漩涡

鱼不知是鱼,鸟不知是鸟
统统,被一根神秘的鱼线钩着

飞蛾,毒灯
灯有毒
扑灯者,毙于一厢情愿
燃沸的血
一只灰蛾并非因为饥饿
也非必因为爱情
盲目地扑向灯盏

因为黑么?未必
那些白日的灯下,挤满
贪婪的眼球
蛾的死灰

大地上
到处是灯光朗朗的入口
不容一只会思考的飞蛾
说出:入得瓮来
黑漆涂抹的天花板
夜只是虚拟的存在
装佛行善的木偶正襟危坐
预谋一场旷世的瞎眼病
谋杀,盗奸
挖心,掏肝
……
所谓的灯都是骗人的
黑漆漆的遮羞布

古蛾们,由月光牵引
从未痴狂地迷失自己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i1WpNCzvKWNGcutlz5vnA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二首

 

哑榴

 

 

石膏人自述

 

石膏人

准时出现在这里,在那里

约会

一条火红的,纱巾,稻汗

约会

风,霜,雨,雪。准时刮起

准时飘动

一个朴素的妇人

搀扶着

打着石膏绷带

拄着拐杖

躺,在病榻

在轮椅

魔鬼缠身,一个呻吟

喂水,喂饭。提前

与她交谈火化,后事

准时出现在

打湿的孤枕边


 

甲壳虫

 

分分,秒秒,记忆总会爬出

一只甲壳虫

依赖自己的肉体

淘气,呼噜,吮吸,滋润,恋爱

厌恶了肉体创造的老房子

厌恶了雕塑,化石

赤裸裸的肉体不需要房子

鲜活的肉体

不能储存肉体之外的一切

因此厌恶了肉体之外的一切

鲜活的肉体保存在甲壳虫体内

如果你感到不适应

那一定是有笼子囚禁着你

没有不透空气的笼子

一切思想拥有自己的对足,鞘翅,后翅

可以凭着一线光亮,爬出

铁丝,钢丝,一切铁的手碗

编织的门窗

 

让它们,统统空着吧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1r6VndnmqMgd0B8kKYskZ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二首



哑榴





石膏人自述



石膏人

准时出现在这里,在那里

约会

一条火红的,纱巾,稻汗

约会

风,霜,雨,雪。准时刮起

准时飘动

一个朴素的妇人

搀扶着

打着石膏绷带

拄着拐杖

躺,在病榻

在轮椅

魔鬼缠身,一个呻吟

喂水,喂饭。提前

与她交谈火化,后事

准时出现在

打湿的孤枕边





甲壳虫



分分,秒秒,记忆总会爬出

一只甲壳虫

依赖自己的肉体

淘气,呼噜,吮吸,滋润,恋爱

厌恶了肉体创造的老房子

厌恶了雕塑,化石

赤裸裸的肉体不需要房子

鲜活的肉体

不能储存肉体之外的一切

因此厌恶了肉体之外的一切

鲜活的肉体保存在甲壳虫体内

如果你感到不适应

那一定是有笼子囚禁着你

没有不透空气的笼子

一切思想拥有自己的对足,鞘翅,后翅

可以凭着一线光亮,爬出

铁丝,钢丝,一切铁的手碗

编织的门窗



让它们,统统空着吧



(选自安徽频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哑榴 于 2020-11-29 12:56 编辑

绝句



哑榴


https://mp.weixin.qq.com/s/IyzRY67uaUHqpFHX2_pCuA


栊翠庵

口吐妙玉的女子

也叫妙玉

空门菩萨正说着一句“知道,这是老君眉”呛了贾母

又用十四岁突发奇想,青瓷养雪

“瓟斝”杯。暗恋。宝玉

“点犀"杯。灵通。一点烟火味的黛玉

还骂了黛玉“你个大俗人!这还是旧年蠲的雨水么?“



“冷月葬花魂"之夜

一枝艳梅

照应“畸人"

雪白情愫,生生不息,绕不断“槛外人”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绿玉斗的柔肠

风铃掀动

青灯,古殿,一片痴心



此刻,瓜州渡口

怀惴盛唐风骨

一介书生,自封“槛内人",吃了酒,吃了肉,暖了身

偏偏穿伏魔衣着降鬼扇

口噙一粒焚化了老衲的舍利子

他欲讨要一枝“要是别人跟了去,她还不一定给"冥冥之中暖了“槛内人“心肠的红梅花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独上栊翠庵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IyzRY67uaUHqpFHX2_pCu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哑榴 于 2020-11-29 12:58 编辑

微诗七首



哑榴





萤火虫



渺小的投掷

成就非凡的舞蹈

疾风击落的时刻



一明,一暗





蜕变



纠结与痛苦。颓废,潦倒的轨迹

在旁人眼里无关痛痒

但一个形体消失,之前

必须找到另一个形体

破坏我,得以继承我





掉包术



狸猫换太子。科举舞弊

农家女被人顶替上大学

眼皮子底下,手拿屠刀的人

眨了眨眼便掉了包

屠刀下的鲜活,卖出一砣腐肉





喇叭花



一架梯子

从颓墙的另一边,喊你

探出蓬头的姊妹

粉红和瓦蓝,一根藤上牵着

并蒂喇叭花





瓶中吟



瓶内的香气

幽出灵魂的麝香

是谁

让她溢出瓶子之外





仙人球



默默忍受。炼狱

你不能从戈壁的骨肉

取出芒刺,苦难

你也不能从仙人肺叶里取出

无限热爱,去天堂的路





洋葱



谁有这么好的眼力

薄薄的刀片一样

切入一只老辣唬人的洋葱

一层层形式主义包裹的

生活,诗歌,越来越虚无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国际微诗,2020-7-20 22:55)
https://mp.weixin.qq.com/s/C2YDt57iaWwsss7QfV8S-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孟晚舟



哑榴





铁窗羁虏着肉体

灵魂

仍在炎黄这里



一棵贴着电子脚镣的青草

被异国嫉妒的烈火烧过

仍擎起一朵淡定的小花



“忙碌把时光缩短

苦难把岁月拉长。“



晚10点。溪流背坡村。灯火通明

5G

跳出穷凶极恶的包围圈

反围剿



涌泉报滴水,蒙羞耻来偿

尼采说:“凡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IvAgZOB2ZFh5JUw-iwG0I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哑榴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让人想起创世之初

 

不生根是瀑,哪知瀑是根

也扎入了三千尺下的深谭

 

水流凿穿千年岩。却不能

在根上砍半条辙、半个孔

 

水瀑砸下来,如丝如缕,从未断绝

根,只当刷新风屏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山涧的风,凉而爽,透而亮

 

不识藤是蟒,不喻蟒如藤

它的腰背驮着成吨的雾露,鸟鸣

 

一棵树抒怀泼墨,豪气干云

呼云斗酒,舒精活络,酣畅淋漓

 

“飞流直下三千尺。"

它的腰围,人们只有唏嘘不已

 

不逢高处泉,难越天外天

无人能知,千百年前,鸟啄来一粒种籽

 

(选自安徽频道)


https://mp.weixin.qq.com/s/KhGAllp8bzD1zXTrqDSvI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哑榴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让人想起创世之初



不生根是瀑,哪知瀑是根

也扎入了三千尺下的深谭



水流凿穿千年岩。却不能

在根上砍半条辙、半个孔



水瀑砸下来,如丝如缕,从未断绝

根,只当刷新风屏



一棵树挺立在山崖

山涧的风,凉而爽,透而亮



不识藤是蟒,不喻蟒如藤

它的腰背驮着成吨的雾露,鸟鸣



一棵树抒怀泼墨,豪气干云

呼云斗酒,舒精活络,酣畅淋漓



“飞流直下三千尺。"

它的腰围,人们只有唏嘘不已



不逢高处泉,难越天外天

无人能知,千百年前,鸟啄来一粒种籽



(选自安徽频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9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芯



哑榴





短视,结出恶果

核心技术,总被一再滞搁,抛掉备胎



它那么小。那么轻。容易被忽略

1nm。四个原子排在一起



耳边响起“瓦森纳协定”

一道道国际追捕令、围剿令,如影随形



警钟响起:“国家大小,不再只由土地面积决定

而是由科技领空的大小决定。"



28nm,14nm,7nm,5nm,3nm

从尖刀上,踏过



窄窄的线宽

比拼的正是刚刚复兴起色的国运



一台EUV光刻机,将无耻

资本的嗜血本性,描绘在硅晶圆



一丝失落,敲醒一只水蛙

一次失守,催生一匹黑马



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中国“芯",在亿万根炎黄助骨

蚀刻着,抹不去的爱国情怀



这是7nm,5nm,……的跑道

由一颗颗99.99999%纯度的中国心,凝结



(选自安徽频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歌报 ( 沪ICP备05009012号-2沪公网安备31011702001156号

GMT+8, 2021-3-6 0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